李白當官 第五十四章 官場用美人為誘惑

李白當官 第五十四章 官場用美人為誘惑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“因為你還小,等你長大了,青春期男孩就開始發育了,就長胡子了,你現在是一個嬰兒,當然沒有。”
  “振興,聽話跟姐姐一邊玩,我和你爸爸有事要商量。”張英將振興抱進了臥室。
  “孩子他爸,你要盡快去張省長表決心,只有他點頭了,你的廳黨組書記就定了,你要是不去,他能知道你是什么心態,何況他也知道江主任也在拉你入她的親戚鄭江林書記的圈了。”
  “張省長怎么知道的?”李文儒沉重地問妻子章月琴。
  “能不知道,你也真是太不懂官場人情世故了,官場的人對用人都極其敏感,表面上都是按程序來,實際上用人都有圈子,不是哪個圈子能進入哪個領域嗎?這些人精著呢,眼睛眉毛動,都隱含很深的意義,不像你整天搞業務,只想修好幾條路,其它不管風吹浪打,不聞不問,好在老實人有厚福,好人有好報,你幾次都在漩渦中走出了一條光彩之路。”
  李文儒突然想起江麗媛對自己所說的一切,“你早認識江麗媛?”
  章月琴并不驚慌,她稍作思考。“你不是也早知道,那又能說明,客觀地講,她不應該滲和進來,更不該淌官場這場渾水,天涯無處不芳草,為何死死把你找。”
  “我真的是被你們這些女人耍了,還不知道是咋回事,都怪我對人情世故缺乏心眼了。”
  “老公,你這樣說就不對了,對你我是真心相愛,此情天地可鑒。”
  鄭江林把江麗媛召回家里,詢問了她與李文儒的關系進展。“他真是四季豆不進油鹽,我是想盡辦法,舅舅,我要放棄了,這么多年來,你說你將他變成我的老公,我使他成為你的左右二臂,可事實上我們倆都兩手空空,歲月不饒人,我已是老處女了。如果再不嫁人,到時誰要我呀!”說著江麗媛淚眼婆娑。
  “別灰心,有志者事竟成,這是很快了,我一定答應你讓你心想事成,事情要循序漸進,逐步來,別太心急,快了,你有沒有發現,李文儒最近有些變化?所以關鍵時刻怎能放棄。”
  “我可沒有你那么精明,他有哪些變化?簡直就是情感白癡一個。”
  “有一次我們在一次考察中,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我觀察他那雙色迷迷的眼神,雖然只有短暫的一瞬,這充分說明他并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男人,只是道德境界和自我約束力較強而以。再說,他最近對把任交通廳黨組書記沒有抵觸情緒,這充分說明環境能夠塑造人,也能改造人的。”
  “姜還是老的辣,英雄所見略同,我也從他的言談舉止窺見了蛛絲馬跡,不久將來是能夠征服他的。只是他很快擔任交通廳黨組書記,看來你許諾的安都市市委書記一職,他也許不動于心了。”
  “說實話,我現在是說大話,我一個副書記,而且排名第三的副書記,顯然沒有能力扶他上這個位置,看來明的不想,只有來暗的,你不是一直想跟他好,只要生米煮成熟飯,然后拿出你與他的照片,威脅李文儒,到時他會乖乖聽你擺布,你也知道他對章月琴是忠心的,況且他更不想傷害她,他的軟肋就是活要面子,太看重感情純潔,看重家庭,你只要使出殺手锏,到時他就不能不被你操控。”
  “舅舅,你也太陰了,這樣的事也虧你想得出來,我不會干的。”
  “我不是沒辦法,才出此下策,再說你不是早就想以身相許嗎。”
  “那不一樣,那是我以感情和魅力征服他,而今是用美色陷阱算計他,這怎能同日而語呢。”江麗媛臉漲得通紅。
  江麗媛發條短信給李文儒:天涯路遠不算遠,情義傾心心相印。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去巫山不是云,你若有膽來相敘,錦秀鋪來光彩顏,若不然,刀光血影染。永遠愛你的媛。
  李文儒看了短信,見是江麗媛發來的,心中感嘆,這江麗媛不知為何,老是纏著自己,明知不能給她什么,她為何強求,她真的愛得死去活來,不,我此生有了月琴,又豈能有非分之想。
  “你還是見她一面,跟她講清利害關系,好心安慰她,使她對你死心。”月琴看著愁眉苦臉的丈夫說。
  “由她去吧,有些事情是剪不斷理還亂,也許你不去劫她,反而安靜,就像一杯水,你放在那里,自然被澄凈,你若搖動它,它反而會變得渾濁起來,我還是盡快去見張省長好了。”
  “你就空手去見省長,老公,你怎么還是那個個性。”
  李文儒推了推近視說道:“張省長又不缺什么,再說拿點東西多俗氣。”
  “別書生氣了,禮品是情感潤化劑,雖然他什么也不缺,這可是人情交往的一種最重要的方式,我看張省長喜歡國畫,正好我有一個親戚開弄了黃永玉大師的一幅國畫送給他,這樣既高雅又有品位,又有價值。”
  人生如戲,太多的的事情讓自己心情不安,這就是世態,李文儒擺方派充電寶,他打開了方派智能開關,心理想著事情。

原發布時間:2016-4-5 14:57:11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兴发老虎机 葡京娱乐赌场网址 188体育官方网址 澳门皇冠赌场网上投注 e博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