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三十二章 朝中有人好做官

李白當官 第三十二章 朝中有人好做官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阿達電子公司文學:雖然黃廳長對你李文儒夫婦特好,但是以往一直沒有見過面,章月琴早聽說黃廳長老婆厲害,手腕高,交際廣。今日一見,的確有她非凡的氣質。
  正如有人說,“成功的男人背后,都有一個聰明的女人。”這句話真不假,她心中想,“也應該為自己深愛的男人做點什么。”
  “我今天請你們來,一則慶祝我們安然無恙,二來我也非常感謝你們在患難中你們是非分明,講究道義,我非常佩服你倆處事為人,再則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你們。”
  “什么好消息?”章月琴迫不急待地問。
  李文儒歷經此一劫,似乎一下成熟了。“黃廳長,你對我的抬愛,我十分珍惜,并萬分感謝你,對我所說,真是過講了。”
  “什么過講,而今的人太現實了,有福可以共享,有難就自己承擔,見風使舵,落井下石,退避三舍,唯恐把自己牽扯進去了,好在蒼天有眼,我絲毫未損。”
  “是好人終有好報,是真理終是真理,是小人終是罪人。你廳長光明磊落,即使是小人想弄你,也是不能得逞的。”
  “這些事情既已過去,我們還是面向未來吧。據可靠的消息劉中城要下課了,張鋒副省長要取而代之。張省長對你印象相當不錯,非常器重你的才華,想叫你當第一貼身秘書,為他出謀劃策,決策許多大事情呢,也就是作為他的智囊團的總領導。”
  “我學理科的,寫文章不是我的專業,恐難以勝任。省政府的秘書長,我可做不了。”
  “沒問題,我看你完全有這個能力,希望你把握機會。”黃廳長說完察看李博士的表情。
  “我會支持你,你完全有那個能力,我對你非常有信心。”妻子章月琴也附合說。
  看著李文儒難為情的樣子,黃廳長說,“這樣的事也許換了別人,那是求之不得,可是對于李博士,我太了解他了,他是個學術人,搞科研的人,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洗禮后,或許有所改變。月琴,這件事不用著急,我只是提前給他吹個風嘛。”
  月琴看著丈夫,有點恨鐵不成鋼。但轉念一想也是,何必非要勸丈夫往官場擠,或許這條路本身就是一條灰暗的路,在月琴心中劃過了一絲不易覺察的驚恐。
  “吃菜,吃菜,別只顧講工作。”華德芳邊說邊把大蝦送進李文儒和章月琴盤中。
  月琴趕忙說,“華姨你太客氣了,我們自己來,您還沒給黃廳長送蝦呀,可不能厚此薄彼嘛。”
  “他呀,你就別擔心,我可是天天幫他,今個我也跟他放個假了。老頭子,是不是?”華姨逗笑說。
  “毛主席有句叫,青年人就像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,希望就落在你們身上。我是年紀大了,并沒有太大的希望,在我沒有下臺之時,我希望能把你推向更高的平臺,也免得我將來沒有個靠山。老實說,這是我內心的話,對你們夫婦我也不隱瞞,我再三力薦文儒角逐官場,再說人都有老的一天,官不可能當一輩子,古人講得好,功成身退天之道。一個人不知進退,結局是可悲的。我指望能平安著陸,全身而退,也就是我最大的心愿。”
  李文儒心中暗想,“這人啦,真是環境事故可以教育人,改變人,昔日黃廳長與今日所言所想判若兩人。”
  看著李文儒若有所思的神情,他又說,“我在失去自由的那幾天躺在床上,一直都在想,我爭名奪利對自己到底有多少好處,常人講,功名利祿如過往云煙,我現在真有這種覺悟。”
  “老頭子,你喝多了,你怎么能對文儒他們講這些消極遁世的話。”
  “你錯了,我這句話恰恰是用來引導文儒的。文儒,你看你現在還不到30歲,不可能跟我比,我是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而你呢,似早上初升的太陽,必須要散出更熱烈的光彩。”
  “廳長,你也知道,我這人嘛,從小都不喜歡做官,況且我又不會做官。”
  “哎呀,什么興趣都是培養出來的,你一生下來就喜歡搞科研嗎?當官也沒有什么不好的,話又說回來,當官也是一門學科,藝術呢,你看歷史上許多當官的能威風八面,八面玲瓏,也有的當得身首異處,四面楚歌,奴才狗官,當官能夠大體擱得平,50%的人都說你這個人不錯,你也就成功了。”
  “聽君一席話,勝讀十年書。聽了黃廳長官場精辟論述,我是茅塞頓開,豁然開朗。”本來這句桌面上應酬話,月琴就知道丈夫是不會說的,趕忙出面圓場,生怕黃廳長的為官真諦,真心相授,熱屁股換來冷臉。
  黃廳長聽了月琴的吹捧,心中出于本能的高興。“你們倆還住出租房,不如搬到我家住。”黃健強脫口而出。
  “你怎么老糊涂了,人家小兩口日子過得滋潤,你一個廳長也算西華省第二個財政廳長,一套房子都不能解決?”李文儒摸著手中那方派充電寶,想想昨天停電,未來的手機還會有電嗎?

原發布時間:2016-3-7 10:19:31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狗万滚球app e博彩票 澳门网上葡京真人 牛牛看牌抢庄 pt老虎机注册送礼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