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三十一章 交通廳長為何官復原職業

李白當官 第三十一章 交通廳長為何官復原職業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阿達電子文學專區:阿琴給朋友打電話,知道了劉平道父子已被省紀委控制住了。聽說劉平道被省紀委帶走前,一個小偷誤闖入他家,無意中挪動一下沙發就發現了100多萬現金,中途有人回家,小偷鉆進床底下,又發現了200多萬元現金。
  小偷用麻布口袋裝了200多萬元現金出大門,被保安逮了個正著。小偷在公安局交待了作案的經過、時間、地點,以及一本劉平道夫人李玉彩受賄記錄本,里面記錄何時何人送多少錢,要求辦什么事等成了最大的物證,這種鐵證如山了。
  公安局打電話詢問劉平道家有沒有什么東西丟失,某日有否小偷光顧,劉平道斷然拒絕家中失竊,更沒有小偷進入家中之事。
  行賄的事在省長、省副書記劉中城給安都市公安局局長左道松打電話說,讓他把記錄本交給他審查,把小偷放了,小偷走出公安局大門不遠,劉財富手下飛速將一輛奔馳沖過來,當場就壓死了。
  章月琴從省委辦公廳和朋友打聽到的消息,分析這回劉平道、劉財富等人恐怕難以再重新起死回生了,她通知朋友開車來接他們。
  凌晨5點,一輛越野三棱汽車停在尖山小鎮張大奎弟弟家里,張大奎父女得知李文儒夫婦真實情況后,張大奎的兒子在派出所工作,聽說派出所要抓他們,連夜通知了李文儒,他們父女換了李文儒、章月琴衣服坐在房中,李文儒夫婦趁著黑幕,走到了張大奎弟弟家里。
  天未亮,汽車猶如歡奔的駿馬,向山下沖去。李文儒聽了妻子的話,頓時興奮起來,就在他們沉醉在歡樂之中時,突然聽見后面警笛聲音,顯然是追他而來。
  章月琴靈機一動,朝一條羊腸小道開去,然后等待警車飛快閃過,待警車返回時,李文儒的汽車才從山洞中駛出,向安都市方向駛去。
  李文儒剛回安都市幾天,官復原職的黃健強廳長派賈治國來看望夫妻二人,并轉告黃廳長的話“李博士,真沒想到你不僅知識淵博,而且做人也很講道義,況且為了我黃廳長,還跟劉平道鬧翻臉。”
  “黃廳長,對你二位可是大加夸贊,黃廳長已向張鋒副省長推薦了你。聽黃廳長說,叫博士當省政府副秘書長,渡一段時間的金,再到下面市去當一個副市長之類的掛職鍛煉,很快就是副廳長,想我搞了幾十年,才混了個處級干部,與李博士相比,真是慚愧之至。”
  “哪里話,像賈主任這樣紅一派的紅人,也夠風光的呀。”李文儒實際非常討厭他這種人,故說得有點酸味,正欲開口繼續聲討諷刺,被章月琴制止了。
  賈治國明知李文儒話中有話損自己,但明白不能和李文儒夫婦鬧矛盾,弄得不好沒好果子吃,他不但不生氣,反而陪笑說,“李博士,以李博士的才華,可以說將來當個省委書記都沒問題。”
  “誰想當這樣大官呀,我這人一來沒有官癮,二來也討厭當官命,那當官不是自己,整天裝著面具生活,多累啊!”
  晚上,章月琴親自買菜,做了魚香茄子、清調鮮蝦、爆炒肚條、炒番茄雞蛋,色彩光鮮,美味爽口。
  “哎呀,近兩個月沒有享受夫人的廚藝了,這一嘗呀,滿口生津,讓我心神為之鼓動。”
  章月琴給丈夫倒了一杯紅酒,然后也給自己倒了半杯紅酒,舉起杯子笑容滿面對丈夫說“為我們重見陽光,劫后逢生、否極泰來、前途光明干杯。”
  李文儒拿過酒瓶,又給自己倒了一杯,然后給妻子月琴倒了一杯,“我敬你,老婆,你是我今生的唯一,我永遠愛你,每次在我危險時刻都是大力幫助,我衷心地感謝我的夫人。”
  “我不會喝酒,別弄醉了。”
  “老婆,你也知道我平時也不沾酒,今兒咱們高興,醉了我背你。”李文儒故意把“背你”兩個字說得意味深長。
  “看你那熊樣,就知道耍那花花腸子,真的我醉了,飯在鍋里,我在床上。”章月琴好似一改淑女風度,竟然有點放浪的樣子說。
  “我不吃米飯,我要吃香饅頭。”說完抱著月琴進了臥室。
  黃健強來電話,非要他倆去西華大酒店,說要好好招待他們夫婦二人。李文儒握著方派充電寶,心理想著太多的事故。
  李文儒說我們就不去了,免得應酬累人。章月琴勸丈夫,“既然黃廳長邀請我們,如果不去,會讓他沒面子,尷尬的。”
  李文儒經不住妻子軟磨硬纏去了西華大酒店。當他倆趕到時,黃廳長在那里恭迎他們。
  “你兩個尤物,讓我們等了好久。今天我沒有請別人,這是我夫人華德芳。”
  “華姨你好。”章月琴走過去拉住她的手說。
  “哎呀,月琴,你可是越來越漂亮,看你這氣色多有魅力,怪不得把我們李博士這位帥哥哄得團團直轉。”

原發布時間:2016-3-7 10:12:07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台湾佬娱乐网 棋乐游APP 牛牛看牌抢庄 兴发老虎机 疯狂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