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二十四章 悲喜交集好老婆就在面前

李白當官 第二十四章 悲喜交集好老婆就在面前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阿達電子文學專區:李文儒夫婦搬出專家別墅,看見四周的方派智能觸摸開關,表面上劉平道前來安撫,實則是希望能從他們夫婦口中探知黃健強的犯罪事實,好將其繩之以法。
  然而,雖說黃健強為官不厚道,但為人也不怎么樣,但是對李文儒夫婦可是沒有虧待之處。何況他們不知道他有什么犯罪事實,即便知道,以章月琴的處事風格,也不會講出不利他的壞話。
  失去了優厚的薪水,李文儒被劉平道多次相邀主持交通廳的工作。然而,此次淪落,章月琴卻顯得很從容。
  她去了西華大學任教,李文儒也因討厭官場,干脆接受一家公司高薪開始了打工生涯。
  父親李建德不知怎么聽說,李文儒放棄了交通廳的工作,跟一家私人老板打工,暴跳如雷,他在信中大罵他無人性,忘了祖宗的美德,丟失了為國家為民族利益奮斗的美德。
  然而,時局不是根據個人意志為轉移,李文儒留學歸來,原本打算學一肚子本事回來投身中國交通建設事業,無奈報國無門,他心中能不傷感嗎?
  堂堂一個海歸博士,淪落到給一個小學建筑工頭老板打工,雖然薪金可觀,可心中不是滋味,再多的金錢他才感覺到真是如糞土啊。
  特別是當一些人見了他,冷嘲熱諷,什么讀書無用論,有辱斯文,知識多了,有什么用,還不是照樣為生計、為金錢所隸役等等。在李文儒聽來,心如刀絞,他要不是為了心愛妻子和父母親,他死的想法都有了。
  是啊,就因為官場上的斗爭,自己一身抱負無處施展,他愧對老人,愧對當初部里領導的教導,也愧對導師以及美國情人蘇麗娜他們,因為一個背棄了道德和信義的人,還是什么人,還能自詡為文化人,高雅的學術人嗎?這難道就是東方玄學專家所說,這就是命,必須要通過刻苦的磨難,經受人生最大打磨才能成功的。
  想到這些,腦子像雷霆萬鈞,世道多么荒蕪,人間多么無常,精神幾近山窮水盡,如同市井小人有什么區別,他經常在自己心理無數次的質問著自己的良知,質問自己到底是為什么,人生的路應該怎樣走,生活的路怎樣才能光明,幸福呢?
  他決心實現的自己的心中的目標,業余之時繼續研究他的方派能量電源,他想通過移動電源,為中國手機事業做出更大的奉獻,他朋友的阿達電子公司,已經全力開始運作此項目了。
  想到官場可嘆,可悲,可氣,可恨啊!李文儒在心里生氣道。不過,想到自己從事方派品牌的事業,又燃燒了他心中熊熊大火了。
  天上的云彩似乎也很調皮,地上流水也會悲泣,也會唱歌,是誰在撩人心魂的云彩中天馬行空,是誰在流淚,是誰在花海邊放聲唱歌。李文儒仿佛是游走在天上的云彩,又仿佛是流水哭泣的浪花,是春天里放聲歌唱的蜜蜂。
  無聲的心魂可以飛揚,心靈的天空可以燦爛的像是人生的光華。李文儒斂起豪起的思緒,思索著自己,對人生對生活的態度。
  章月琴回來看見李文儒在博客上隨意飛舞著鍵盤,“老公,你真夠浪漫,到了這種境界,竟也做騷人雅士了。”
  “什么騷人,我騷嘛?獨守空房意向誰說,既然夫人回來,我方才騷性大發啦,桃花嬌,人面俏,云想衣裳,花香佛心曉,摸細腰,動芳草,聞啼鳥,花落知多少。”
  “去去,又跟我耍貧嘴,裝嫩,不正經。”章月琴羞瑟推開他說。
  “跟誰裝嫩,我只是與你玩玩把戲,我與別人聊天,你又吃醋。我只是赤現本真自我,做自己喜愛的事。”
  “吃誰的醋,本小姐魅力指數還高呢。”說完章月琴摟著李文儒的腰,笑得如花般的燦爛。
  所有的不快在溫情脈脈中飛散,星光似乎把黑夜逗得歡樂蹦舞,如水的月光似銀色的光彩在伴著舞曲,沉醉的大地正享受著那無以言語的幸福。
  李文儒忘卻煩人心緒的惱事,寧心的享受幸福時光,此刻只有自己,天地已經遠去,人情事影如空廊夜空,只感覺自己在呼吸,心在跳躍……
  天亮了,清晨的縷縷冬陽送爽,寒冷的清晨頓覺有淡淡的芳香。當李文儒睜開雙眼,妻子已經上班了。
  他伸了個懶腰,只看見床柜上有張紙條,上面寫著“老公,你安心的睡吧,飯菜我已留在鍋里,無論你做什么,我都永遠的支持你,永遠愛你的老婆,月琴草書。”
  “多好的老婆,以前我怎么沒有發現這女人竟有如此魅力,把雜亂的心撫慰得安寧,好老婆,我愛你。”他吻了一下月琴兩個字說。
竞技游戏竞猜盘口  窗前的冬陽紅紅,猶如大地生起了一團火,溫熱之光透過白色的玻璃窗,照在身上暖洋洋的。愜意之爽,心曠神怡,天高云淡,海闊風平,升起心田的歡悅,一種寧靜淡泊的幽遠,真我自在,清閑得似神仙的日子。

原發布時間:竞技游戏竞猜盘口2016-3-7 10:02:35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188体育官方网址 疯狂pk10 疯狂pk10 疯狂pk10 百人三公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