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三十七章 首次入省政府有種難受的感受

李白當官 第三十七章 首次入省政府有種難受的感受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“李秘書,我說錯了什么話,做錯了什么,你明天叫我不來上班,我一家子就靠我拿2000多塊收入。”江師傅臉色都變了,嚇得臉色大變,他心理清楚,如果得罪貴人,那工作沒有了,黃廳長特意安排叫他專門接他上下班的,這是他的工作,豈能這樣呢。
  李文儒覺察出江師傅的膽戰心驚的神情,立馬解釋道:“江師傅,請你千萬別誤會,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是說你在家里照顧老伴,這邊的事,我跟黃廳長說聲,我上班很近的。”
  “李秘書,千萬別說,能給領導服務,是我們的福份,不能因為自己私事耽誤了領導做大事,再說廳長吩咐地事情,我怎么能做不好呢,還有剛才我跟你胡說,那不是有其它的意思,請你千萬別誤會我的意思啊!。”
  “什么領導,你就叫我小李就是了。”李文儒覺得, 這關系怎么弄得這樣復雜呢?
  “這領導不論年齡大小,從小記得我媽就說過,有志不再年高,無志空長百歲亡。領導就是領導,不能壞了規矩。”江師傅就是這樣明白官場規則。
  “看來簡單的事,被人一折騰,就怎么變復雜了。”李文儒心理想著事情了。
  說話間,汽車已到了省政府大門,“就在大門外下車吧,我自己進去吧。不行,武警和門衛我都去招呼一下,他們認識交通黃廳長的車。”
  “還是我送你進大門,然后我就在里面等你。這些交接的事情,那有讓你辦呢!”江師傅小心賠笑著說。
  “你就回家吧,我下車了。下班之后,我自己回家不成了嘛!”李文儒還是這樣地說。
  江師傅沒有聽他的話,跟門衛打了招呼直開進了省政府大院。
  全新的辦公樓,李文儒好像進了不是政府大院,而是像進了五星級大酒店。
  “江師傅,你回去吧,我上班了。”李文儒揮揮手,對江師傅說。
  李文儒看了看表,才7:50分,離上班還有十分鐘。他看了整座辦公大樓,沒有一人上班,就在小花園里閑轉。他隨手摸了一下方派智能電腦和方派充電寶。
  除了豪華的一幢28層的大樓,四周還有些小平房和三四層幾棟辦公樓。這里太幽靜,花兒的淡淡清香,鳥兒在大角樹上嘰嘰喳喳叫鬧不休,池中的紅鯉魚,吐著歡快的水泡。帶著幾分神秘進入省政府的李文儒,頓覺這里沒有想像那么莊嚴、神秘。
  一看表,8點鐘了,他手提公文包剛要邁進辦公大樓,被幾個中年清潔女工喝住了“這么早,清潔就沒打掃向你鉆,剛來的大學生吧,圖新鮮吧。”
  所謂不到北京不知官小,李文儒心想,“剛入門就給了我個下馬威,也許是這兒見官太多了,又怎能把一個毛頭小子放在眼里。”
  “大姐,不是8點鐘了。”李文儒]竟然驚愕地問。
  “我說你是新來的吧,不知這兒規矩。”那大媽斜睨看了一下說道。
  “我們這是8:30才來人,11點走人,知道不?”
  “的確,我是新來上班的,不知道。”李文儒像小學生一樣回應道。
  “這還差不多,不知道就應該謙虛點,這才是年輕人應有的品質,別一天沒文化裝文化。”看來,這省政府打掃衛生的都有幾分官氣了,真是,李文儒在心理說道。
  他心理想,不知其他人還是什么心態,還能玩出什么高招,李文儒心理總覺不是滋味,“連做清潔的女工都帶有領導訓人的口氣。我就不相信,你這里盛產領導,把外來當作鄉巴佬,我也明白她們憑什么有優越感。”
  一個人孤零零立在花園,傻傻看著這深沉而不相識的大樓,突然覺得有種恐怖暗流壓下來。
  8點30分了,有人才陸續開著車進來了。不知道張省長在哪層樓辦公,李文儒只好向人打聽。
  “大姐,請問張省長在哪層樓辦公?”李文儒微笑地上前請求道。
  “不知道。”口氣相當冷淡。李文儒,下意識撫摸了方派充電寶,眼里出現了幾分不安神色。
  一連問了幾個人,不是答不知道,就是裝瘋賣傻。
  最后詢問了一位年齡大的大媽,先是一場盤問,再是一陣不屑。當聽說是來給張省長當秘書的,不禁哈哈大笑,“神經病。”
  罵得李文儒直撓腦殼,怎么這些人都是一個神經過敏,神經不正常嗎,是他們不正常,還是自己是另類?他實在不明白。
  七打聽八打聽,才打聽到張省長在十六層樓辦公。
  當他進入張副省長辦公室時,一男一女正在閑侃。李文儒心想,這恐怕就是省長的秘書吧。“有什么事嘛?”漂亮的女孩瞪著他問道。
  “請問張鋒副省長在這里辦公嗎?”
  “你問這個干嘛,有事說事,無事走人。省長也是你說見就見的嘛。”女孩不客氣地說道。
  “對不起,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說今天他來上班嗎?”
  “他上班不上班,有你啥關系,我看你有毛病。”男的不耐煩地說道。

原發布時間:2016-3-16 14:40:50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幸运老虎机 竞技竞猜下注 狗万滚球app 狗万滚球app 牛牛看牌抢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