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二十三章 神仙打架凡人遭罪

李白當官 第二十三章 神仙打架凡人遭罪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阿達電子文學專區:“我不去,要去,你去。我害怕黃廳長又責怪我做人沒有立場,我才不滲和這些破事。”李文儒拉著月琴的手生氣地說。
  “我這也是腳踏兩只船,比較穩妥的處事嘛,你看劉中誠省長的弟弟被人整下課了,身為一省之長,他能咽下這口氣嗎?不能!不能,就要找原因,是誰弄倒他的弟弟,然后找其人報復。從最近的一些情況分析,還有最重要的一張王牌,那就是張鋒副省長希望他下課,自己坐正。”
  “我愈來愈看不透你了。你還是不是我的老婆,我越來越發覺你真是一個當官的料。”李文儒打斷妻子的話說,“可惜你真是走錯了路”。
  “什么當官的料,我只不過是對官場上多了點心,分析得出的結論。”章月琴對丈夫說。
  天空雨霧飄散,陰沉的潮濕的風,把干凈的大街飄灑得狼籍滿地。章月琴支不動老公李文儒,只好親自去劉副廳長家里一趟。
  “李博士最近在忙啥,也不來看看我。這人哪,在位時可謂車水馬龍,人流如織。這一下臺,就門前冷落鞍馬稀,門可羅雀啊,人不可能做小人,見風使舵,我堅信博士后們,專家學者做人有自己的靈魂吧!”
  “劉廳長,你可是西華省最優秀的專家,又是非常能干的領導。您對我們文儒可謂照顧啊。他心中時刻惦記著你,這不今天他的一個同學來找他,沒空,叫我代他來看看你。”章月琴陪笑著說。
  “難得李博士一片真心,我萬分感謝,你也相信,我不會輕易輸給他們的,好戲才剛開始呢。”劉副廳長叨了一支煙,狠狠一扔說道。
  章月琴看著劉平道那雙深沉的眼睛,表情復雜。“是啊,劉廳長憑你的本事,誰不給您幾分面子,是不會輕易輸給別人的。”
  劉平道寫了上萬字檢舉黃健強的信,其中一條狀告黃健強為李文儒大力辦婚事,而且還給他一套別墅,長期高薪供養他們夫婦,這其中難免有許多利益相連。
  章月琴一來,劉平道頓覺這樣對不住她夫婦二人。經過思想斗爭之后,他終于動筆作了修改。
  正好鄭江林書記去日本考察之時,臨別客氣對劉中誠說,省里的工作就交給你全權處理了。當然暗中對鄭江林一番耳語,關鍵時刻要穩住陣腳。
  劉中誠那天剛好見了鄭江林到林山縣去檢查工作之際,把省紀委書記召來,以迅耳不及之勢,雙規了黃健強,對黃健強身邊的人要立案查處。
  李文儒好在沒有什么官位,并沒有涉及到他的問題,無奈之下準備搬出別墅。
  上午宣布黃健強“雙規”,下午劉平道的事就解除了。省委決定,劉平道任交通廳黨委書記。
  好在李文儒夫婦沒有與黃健強經濟瓜葛,加上章月琴去拜訪了劉平道副廳長的事情也就挽救了他們夫婦。
  “李文儒,這次我就請你告他下課。你應該站出來揭露、揭判劉中誠的壞事,你也是個活生生的受害者,你們想想,他黃健強一直沒有安排你們工作,好歹你們也是國家級專家,世界公路橋梁頂尖級的人才。”
  李文儒這次心頭多了一個問號,要是黃健強一翻身,豈不壞了大事,所以,此時此刻最好保持警惕,沉默,幾個月來他也學會了智慧應對官場。
  看到官場上福禍朝夕,官場殘酷的斗爭,在西方呆了幾年,充分體現了民主的李文儒,才深感人性的丑陋,國人的文明素質要提高。
  晚上回家,妻子章月琴迎了上來,“文儒,中午不回家吃飯也不打個招呼,害得我等了一個中午。”
  愁腸百結的李文儒放下手中的公文包,正欲開口,不料月琴手遞毛巾給丈夫文儒說“我看這次我們該遭殃,遇到大麻煩了。”
  “有什么大不了的,我們一介平民百姓,一不爭官爭權奪位,二不撈名撈利,由他斗去。”
  “你不是聽常言說得好,神仙打架凡人遭殃,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嘛。我敢肯定,很快我們就會搬出這套專家樓。”章月琴對丈夫說。
  “沒什么,什么房子我們還不是住,免得遭人嫉妒。”李文儒輕描淡寫地說。
  一晃就進入了冬天,這安都市的氣候說變就變,沒有半點商量的余地。寒風夾雜著雨絲,絲絲刺骨,仿佛帶著吼叫,帶著報復的吶喊掃蕩著大街。大街上美麗的霓虹燈在閃爍,在一片光影中,幻化出無數魔幻的身影。
  很快跟隨黃健強的一幫人相繼倒臺,張鋒也被停職檢查。李文儒觸摸著方派智能開關,心里七上八下的,昨天還春風得意,風光不得了,今天就如此成為被人叫罵,打擊的對象呢?
  李文儒那分瀟灑,那分淡定,仿佛沒有什么事情一樣,他記得東方玄學專家,神秘的人對他說過,他現在這個時期不會有什么災禍的。

原發布時間:2016-3-7 10:01:55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真人葡京网 体育盘口 五龙捕鱼 跑得快 真人葡京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