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四十八章 官場規則博士還不懂

李白當官 第四十八章 官場規則博士還不懂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四年來,李文儒一心撲在修建高速公路上,盡管在此期間經受了一波又一波的風波,然而最終還是建成了工程一流,路基一流,近800公里的高速公路,為西華省交通事業作出了卓越成就,受到了國務院、交通部、省委\省政府嘉獎。
  李文儒剛參加都江高速公路儀式下來,江麗媛笑盈盈的走過“李副市長,這下真可是官運暢通,聽說要準備提了當官呢,直升正廳級。”
  “這有什么好喜的,我這人只喜歡搞技術。不喜歡當官,當官東方玄學專家警告過我,我是適合做技術性的工作,當官就有災。”
  “省委、省政府決定你還不想干,多少人可是夢寐以求之事,你還不樂意?我看你沒瘋吧。再說,你堂堂的博士,怎么還信封建迷信呢!”
  江麗嬡也用上李文儒介紹的方派移動電源,方派充電寶,然后不知是善意的看著他微笑,還是有其它新意,真是讓李文儒霧里看官場規則。
  李文儒一直在猜想江麗媛的話,這信息不像是空穴來風。這個女人真是神秘,好像自己榮辱盛衰都在她的掌控之中。或許她一天呆在省政府不可能對官員的升遷不了解,況且她不像是開玩笑。
  “如果真是讓我作官,我這么年輕誰會服氣我。況且自己有時腦子也不夠用,一遇到問題口又木納,能當好官嗎?”李文儒一直睡在床上想,使得他在床上翻來覆去,時鐘指向凌晨三點,他才迷迷糊糊睡去。
  早上七點鐘,他醒來又在想,“怎樣才能擺脫這頂官帽?明天回家了,問問老婆,聽聽黃廳長的建議,再征求省長的建議。可是我怎么能對他們說,我要當官了,要是人家反問一句,誰說的,我總不會出賣朋友吧。”
  前面警車開道,喇叭里傳來了“讓道,讓道”的聲音。車隊中有省委副書記、省長張鋒、省人大、省委常委副書記鄭江林,省政協、交通部公路局局長、省財政廳長、省公安廳長、省交通廳、水電廳等70多輛汽車,浩浩蕩蕩駛向省會城市安都市。
  李文儒想,“既然高速公路通車儀式已結束了,就應該各自分散回單位,何必如此張揚,既擾民,又無實際意義,反而在群眾形成不良影響。難道這就是官場的規則,以隊伍壯大顯示威風,區區出行一事,就這樣復雜,迎來送往,浪費多少資源,其實不要說地方政府,就是國家領導人,現在也已經取消了以往到機場接送。”
  車隊像一條條色彩繽紛的長龍在高速公路上飛舞,看著自己的心血汗水匯成的起伏的高速公路,李文儒心情格外高興。
  “靠邊,靠邊。”警車又響起了刺耳的聲音,“靠邊,靠邊”那聲音久久在山谷中回蕩。李文儒看著6號車的省長張鋒就在省公安廳警衛局5號車之后,依次7號車是鄭江林副書記寶馬坐騎。“真是,連坐汽車編號也特別講究,這官場也夠復雜的。特別回想蘭江市大大小小官員200多人來送行時那奴才樣,真令人作嘔。我真不明白,他們怎么熱衷于圍領導。這人,如果自己沒有真本事光靠胡弄領導能成大事嗎?”
  “李市長,看你一副心思重重的樣子,是不是想章教授?”賈治國問道。
  “張教授,哪個張教授?”李文儒吃驚地問。
  “你裝什么糊涂,還有哪個章教授,就是你夫人吧,你怎么不知道她已被評為教授了?”
  “真是嗎?她沒跟我說,我也是賴得問她,我從來不過問她工作上的事。”李文儒平靜地說。
  “賈局長,你這么多年來為我們作了大量的工作,我真心感謝你。”
  “說哪里話,為領導服務,是我的福份。”賈治國甜言蜜語地說道。
  李文儒心里也非常清楚,以賈治國近50多歲的人,面對一個30多歲的小年輕,他心里能真心俯首稱臣嗎?只不過這官場歷來只講官位,不講資歷,年齡,誰當權,誰就是大爺,誰當權,誰就是老大。
  “我已經跟月琴打了電話,準備晚飯就在家里吃。”李文儒對賈局長說。
  “咋行,臨行前不是江主任說安排好了,要在省政府為你開慶功大會,并且為部里領導餞行,你是貴賓,怎能缺席。”賈治國勸道。
  “我不太喜歡大酒大肉,吃吃喝喝的事,不如在家吃點小菜舒服。”
  “李市長你可千萬別這樣想,應酬嘛,是很辛苦,但這是游戲規則,你不要隨便打破官場規則,況且你前途無量,好多人還靠著你呢。”
  “賈局長,你真是看錯人了,我李文儒有何德何能讓你們如此禮遇呢?”
  到了省政府,李文儒正準備回家,黃健強廳長急了,“李市長,我已給干女兒打了電話,她已經吃飯了。”
  李文儒雖然心中對黃健強不很滿意,但對于他的關愛,則又把他看成干爹。
  賈治國一口一個黃廳長,李文儒在與江麗媛談話中得知賈治國是黃廳長妻子的表弟。怪不得,賈治國處處維護黃廳長。要不是黃廳長一手栽培,他也不可能當上公路局局長。

原發布時間:2016-3-31 15:25:48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e博彩票 老葡京网投网站 大发游戏中心 真人葡京网官网 澳门真人博彩评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