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八章 真情法外開恩又起波濤

李白當官 第八章 真情法外開恩又起波濤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章月琴幾經周折,終于打聽到了前夫的關押地方,看守所有關人員對她說,上面領導打了招呼,案件沒有宣判之前,無論如何也不能見面的。無奈不能與前夫見面,她只好留下字條,告訴他父親病重。


前夫的父親病危,生命危在旦夕。在這種關鍵時節,要不要告訴前夫?會不會增加他的心理負擔,讓他心理更加痛苦,在章月琴心中反復回蕩。


李白當官 第八章 真情法外開恩又起波濤


不告訴他,又怕他們父子從此永別,連最后一面也不能相見。告訴前夫,又怕給他原本脆弱的思想上經受不了沉重的打擊下,又添新愁,擔憂和痛苦。


眼看父親病情一天天加重,心急如火的章月琴毅然作出艱難的決定,他決定不顧重重困難,找到辦案人員,把他父親病危的事情告訴辦案人員,求得他們同情,理解,爭取能讓他們父子相見,以便不留下人生許多遺憾。


從理論上講,這是特殊情況,人之常情,每個人都是父母所生,無論犯了什么法,法律還是應該講人性,人情的。


通過章月琴多方努力,也沒有打動辦案人員鐵打的心,好在她再三求情,請求法外開恩,可是辦案的人員再三講,這件事情,只有專案組的領導才能確定,一般辦事人員是沒有過這個權力的。


正當章月琴心亂如麻,如何處理這件事情,她又回想公公的話,無論如何你也要把這個東西給我找回來,我就要去見閻王了,他也不能回來嗎?


-這位老父親哪里知道,法律豈能是兒戲,說見就見的,而且這樁案件本身就是復雜,而且涉及案件的人員又多,這是政治案件,不是小案件,一般人是無法答應她的請求!


正當章月琴對此事無望了,準備回去向公公解釋。她心理明白,這事怎樣解釋,都無法安慰即將歸天的老人的心理,兒子曾經是他的驕傲,曾經是他們家的輝煌,頂梁柱的,可是如果他知道了這其中的事情,必然經受不了打擊,將會一命嗚呼。


就在章月琴百思不得解之時,猶如東方玄學中那個神仙的幫助,突然李文儒穿了一身黃色的衣服如夢幻出現在她的門前,頓時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她,被他嚇了一跳,以為是自己眼花了,遇見鬼了。


正在玩方派平板電腦的她,不經意移動方派移動鼠標,不禁愣住了神,張口結舌地說不出話來。


因為辦案人員曾經反復對他說,這是要案,大案,是不可能隨便可以與外界接觸的……當她確實聽見李文儒親切友好地說:“月琴,真的苦了你,萬般感謝你的幫助,要不然我不可能見我父親最后一面,真是感謝你了,月琴,真是關鍵時刻才能見人心了,我現在才后悔當初我的愚蠢言行,我真的后悔莫及……”


李白當官 第八章 真情法外開恩又起波濤


聽到這樣的表白,章月琴不知是精神崩潰了,還是心理那道怒火中燒,還是自己有太多的苦沒有發泄,總之那一刻她沉重低下了頭,任淚水在胸前恣意流淌!


她收起方派平板電腦,愛撫著電腦,心理慢慢平靜了,然后表情極不自然,也是五味具在的同他一起去看望他的父親。


她心理明白,自己也是一種善良,一種從心理升騰起的一種親情,一種做人的善良的本性,或者說就是母性的情義,她不明白,她到底是跟他走嗎,這可是從法律和情義來講,是沒有丁點關系的人了,不在是李家的媳婦,而且曾經的愛已經沒有了。


就在章月琴再看李文儒時,他那瘦弱的身子旁邊突然多了幾個人,于是她恐懼惶惑,羞愧,不安等情緒,一齊向她襲來。


她告訴自己堅強,決不能在關鍵時刻亂了陣腳,自己曾經是一個知性的女人,也是一位海歸博士,無論是從見解,還是心胸應該與普通人有著本質區別,不能讓別人說博士是傻子。


最后章月琴不管他周圍什么人,是他的什么人也沒有關系了,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帶他去即將死亡的父親。


章月琴沒有看周圍人的臉,她馬上調整了表情和心理,立馬變成平靜的心情說,走吧,大哥們還在外面等待著呢!


三弟李文武見了二哥李文儒,什么話也沒有說,立馬帶他和章琴嫂子去安都市中心醫院,只可惜剛進醫院大門,就聽見有人嚎嚎大哭。


章月琴心中猛一驚,難道是父親他老人家不行了,不可能這最后一面都沒有見上?


李文儒正欲飛快的向哭聲地方奔去。


“李書記,你出來了,沒事就好。”一位美麗的少婦出現在他的面前,這下讓心理有事的李文儒猛然一驚,大腦出現了許多畫面。


李文儒回頭一看,正是鄭江林的情婦許麗麗。


“她來干什么?她怎么知道我的行蹤,這個時候,不管出現什么問題要看父親要緊!”


李文儒一邊跑,一連串的問號,一腦子的矛盾絞得他頭腦欲裂,這是什么事情,難道是他的前妻設計的陷阱,或者是其他的人設計的線人,或者是辦案人員的伎倆呢?一個個謎在他心理翻騰。


原發布時間:2016-1-26 13:59:16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竞技竞猜下注 大发游戏中心 棋乐游 大发游戏中心 竞技竞猜下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