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二十一章 想利用省長力量一箭雙雕

李白當官 第二十一章 想利用省長力量一箭雙雕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黃廳長看不慣劉副廳長什么事都太認真,太迂腐,不會世故、圓滑,做業務可以,為官不行。


黃廳長曾問劉副廳長:“什么是人生最快樂的事?”


“自由。”劉副廳長老老實實的回答。


“對,一個人讓你失去了權利、榮譽,喪失了自由,你就無法快樂。”


劉副廳長看不慣黃廳長侃侃而談,不注重實際,喜歡搞政績工程,做些外面光鮮 的事情,反正在他看來劉廳長是不學無術之人。


開始二人只是認識不同,執政理念不同,繼而發展成為心理抵觸,互相指責,不能容忍的地步,從明爭暗斗,。


正是因為這種較量,劉副廳長雖然是第一副廳長,但是權力幾乎沒有。即使劉副廳長決定的事,馬上就被黃廳長的決定給否定了。


你指我的鼻子,我就指你眼睛,隨著二人矛盾加深,劉副廳長時常覺得自己很苦惱,很痛苦,自己滿腔熱忱排上不用場,感覺自己是英雄無用武之地,感覺前途暗淡無光,人生沒有了追求,既然如此,那就斗爭吧。


偏偏這個劉副廳長又愛講面子,又好斗不服輸。黃廳長越是擠壓他,他反而奮起而戰。經常在一些公眾場合讓第一把手下不了臺,甚至故意讓他出丑。他觀點就是寧死不屈,寧為玉碎,不為瓦全。


黃廳長當然不能容忍,先是找他的麻煩,挑他的刺,千方百計,就是要想打擊他的意志,沒想到這家伙意志堅強得很,他有時故意裝風賣傻,也給黃廳長惹了不少麻煩,也讓他出了不少的洋相,這越來越加深了彼此之間的仇恨。


在年會上,黃廳長讓劉副廳長總結一年來的工作情況,他東一句說我省交通事業輝煌,西一句說八嶺山的優質工程,如何開通竣工的,東方玄學八卦似的,讓所有人聽了如墜五里云中。盡是八桿子打不著事情。


一場好好的年終總結會給他這么一攪,就全亂套了,整個大會顯然不協調,給人感覺是兩個人在斗法,演戲似的。


原本是黃廳長準備給每位專家家里換上方派智能開關,或者名牌的方派平板電腦,方派移動鼠標的。


“我就知道這劉方平沒安好心,我以為他不會太計較,竟然他耿耿于懷,把私人恩怨帶進了工作中來了。”由于當時特殊的場面,黃廳長也沒有及時來制止他,只是會后他對賈主任說。


“不是廳長沒有想到,而是這劉副廳長也太狡猾,太陰險了,表面上溫文爾雅,正人君子,實則男盜女娼。”顯然賈主任也是附合黃廳長說。


黃廳長望著賈治國那雙深沉的目光以及身后那煙霧隱隱隱約約,連綿起伏的山巒,思如潮涌,山間灰蒙蒙光景與紫白的天邊沖,撞出一幅悸動心神的畫面。


山的隱藏,水的鳴咽,鴿子嘰嘰咕咕,翻動著黃廳長的心潮,是該給他點打擊他了。人有時你不給他點顏色,他就不知東南西北了。


是啊,說木秀于林,風必摧之,他劉方平并非優秀人才,我沒有必要嫉妒他,他也沒有什么令我嫉妒的,在這場風波中,誰是勁草呢?


黃建強廳長看著翻飛的枯草,飛墜的樹葉,突然頓生許多感慨,人生何常不是如斯呢?但反過來,我不扳倒他,他必然要取而代之。這就是官場,這也就是人生競爭斗爭的意義所在。


李文儒遭受了上次逼宮之風波,風中不知是恨,還是愛,他也茫然,這世道說不清到底癥結在哪里,人生為何如此活得太累?原本是做學問的人,不知不覺竟然成了官場競爭的棋子,真是不是滋味。


章月琴已經看透了這趟渾水,她沒有讓李文儒和交通廳的人知道,悄悄跑進西華大學聯系教書事宜。校長一看,畢業哈佛大學的留洋博士,非常感興趣,基本詢問了她一些情況后表示,只要你愿意,我們西華大學的校門隨時為你敞開。


黃健強早想給劉平道下了一包爛藥,但轉念一想劉中誠省長,又覺得害怕,萬一劉中誠給自己小鞋穿,不是更遭殃,哎呀,算了,小不忍則亂大謀。


但轉念一想,又覺得太窩囊,劉平道也太囂張了。


現在唯一辦法就是利用劉中誠與張鋒的關系,搞倒劉平道,報復他不懂官場規則。


黃健強請張鋒副省長去釣魚,青山綠水間兩人格外興喜。


“張省長,別急,久坐必有禪啊。”


“什么禪,不就是那塊毛石擋住了,才沒有魚群啊。”


黃健強抓起一把魚餌甩在水庫的右邊,不一會,大群的魚兒尋香而來。


“看,這不就是有魚群了,好多事情不也是如此嘛。最近,我看劉中誠那伙人可居心不良,說趁早將你趕出西華省。與其坐以待斃,不如反戈一擊,讓能者居之。”


“我也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,焦點是毛遠山書記,能不能支持劉中誠。如果他老人家能助我們一臂之力,自然我張鋒就去掉這個副字了。”


“依我看,你老兄跟毛書記的關系非同一般,找機會好好跟老爺子提提,省長這個位置,我看非你莫屬。”


原發布時間:2016-2-16 11:16:25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竞技游戏竞猜盘口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葡京娱乐赌场网址 kk棋牌 幸运老虎机 跑得快 博乐彩票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