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六章 交待省委書記的犯罪事實

李白當官 第六章 交待省委書記的犯罪事實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李文儒父親生命危在旦息,自己卻在監獄要他交待問題,交待犯罪事實,反省思過。


每次省紀委辦案人員對他講,只要你老實交待問題,你就可以立功贖罪,或減輕處罰。若是拒絕交待問題,性質有多嚴重,你不是不明白!


“李文儒,我們非常器重你是個人才,出過許多書,發表了大量影響的論文,也曾為我省交通事業作了許多貢獻。但功與過要分明,你必須要把事實交待清楚!”


李白當官 第六章 交待省委書記的犯罪事實


不抽煙的李文儒要了一支煙,辦案人員給他點燃后,他猛吸了幾口。“我說什么啊,你們叫我說什么呢?我沒有什么可說!”


“說說鄭江林與你的情況。”省紀委書記的官員用一種打量他內心的世界問道,仿佛是心與之間的較量!


“鄭書記啊,他什么情況?”李文儒真不知道說什么好,故他如此反問道!


“你莫以為就你聰明,別跟我們捉迷藏了,你到底給他行了多少賄,買了安都市市書記。”另一位胖紀委官員則嚴肅地說。


“這你們真冤枉了我,你們知道,我是憑個人真本事,真能力干出來的,不像現在某些官員花錢買個水煮博士文憑,我可是畢業名牌大學,我博士畢業,是美國哈佛大學工程系畢業。”李文儒故意把哈佛大學幾個字說得特別重,以為會引起他們重視。


“這我們知道,到底你知道鄭江林多少事?”紀委人員又追問道。


“我李文儒,最近只吃吃喝喝,玩玩女人,至于別的什么,我沒有想那么多。何況省委書記的事情,我什么都不知道,他跟我沒有任何關系,我們也是工作關系!”


“胡說,傳說鄭江林離任后,你就是他的接班人。”年輕的又一位紀律官員嚴厲地盯他的眼睛大聲說道。


“真是開什么天大的玩笑,你覺得這可能吧,不是好笑嗎?省委書記是我想當就當的嘛!再說,我真不知道你們是怎么想的,或者說,你們的智商也就應該如此吧!”李文儒堅決地說回擊他。


“你是真不知道,還是假不知道?我們并沒有跟你開玩笑,我們也不是腦子有病,我們是有事實,有依據的!這恐怕你是故意跟我們轉圈子吧!”那露出黃牙的紀委官員皮笑肉不笑地說道!


訊問人員問了半天,也沒問出有關鄭江林買官受賄的事實。不是李文儒不想說,還是具有反偵察力,故意不說呢?紀委專案組人員,在回到辦公室研究了李文儒的口供。


難道是李文儒真不知道,還是假不知道。辦案人員對他的供詞反復作了分析,又對李文儒的有關情況進行了研究和向其他領導匯報案情。


鄭江林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在陰溝里翻船。一個初中生妹就把堂堂的諸候王西化省書記拉下馬。


李白當官 第六章 交待省委書記的犯罪事實


客觀地講并不是初中妹許麗麗告發的鄭江林,只不過是省長張鋒利用了她報復心的肉彈擊敗了鄭江林。


太陽帶著金劍盾似的光茫,投射在秦城監獄的玻璃上,清風乍起,晃動的窗欞,讓沉寂中的鄭江林思緒有了觸動。


“人生太無常了。沒想到自己會來到這種地方,真是禍福無常啊。”鄭江林自言自語道。


鄭江林回憶剛抓的那天,周身寒意。那一刻猶如喪家之犬,無顏面見江東父老,盡管抓捕的形式很隱蔽,鄭江林自覺無地自容,恨不得從地縫里鉆進去。


大權旁落,猶如落日的太陽,所有的光澤消失殆盡,猶如進入無邊無際的夜幕,沒有了歡聲笑語,沒有左右前后恭迎奉送,只有冷冷的風在哭泣。


孤獨凄涼,看著高掛的長明燈,鄭江林仿佛從萬里高空,墜入了無盡的地獄。


只有部級以上的高官才有資格關押在秦城監獄。這份待遇,鄭江林無論如何也不想享受這“大星級酒店”。


鄭江林已經沒有省委書記的威風,十天下來已是威風掃地,那雙虎眼也暗淡無光,臘黃的臉色更顯得頹廢沮喪。


那肥大的肚皮已經明顯變得松軟下墜,走起路來像面皮在晃蕩。1.76米的大個子,90公斤的他短短十多天也只有80公斤。


鄭江林自嘲道:“以前多次減肥不成功,這真是減肥的好方法。”


西寧省的高院的院長黃福生對鄭江林說:“你這下算是徹底完了,像你這樣的犯罪,最少也是無期徒刑。”


一聽到“無期徒刑”這幾個字,鄭江林大聲哭得像個孩子。


“完了,完了。我這一生都完了,我以為最多就是一個記過處理,或者降級處理,要是真判一個無期徒刑,那真是不死了算了,這也算是一了百了!”


一陣痛苦掙扎之后,一陣大腦拍打之后,然后抱頭痛哭道:“我怎么這樣倒霉,我真是犯了哪條罪,我真是愁死了。”


原發布時間:2016-1-26 13:47:58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188体育平台 188体育官方网址 天娱彩票开奖 幸运老虎机 博乐彩票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