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十九章 官場的爭斗開始了

李白當官 第十九章 官場的爭斗開始了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黃廳長終于認識到高級人才的優秀作用,好在自己未雨綢繆,事先采取了措施,原是打算拍部里領導的馬屁,才百般照顧李文儒夫婦的,沒想到都歪打正著。


賈主任不時到李文儒家里,代廳長給他送禮物,盡管李文儒極端反對這種送東西,不正之風,可是歲月久了,慢慢也就習慣了,接受了,送的方派平板電腦,方派移動電源,阿達電子公司觸摸產品,智能開關等等,以及大的家電產品,日子久了,好象他心安理得了。


“廳長對你們可謂是器重,他說要尊重科學,尊重人才,你們是他的鐵桿人才。我都后悔書讀少了,缺乏知識,我跟了黃廳長幾年,他還從來沒有對他人這樣好過,讓我嫉妒死了。”


“賈主任,你太客氣,過獎了,我們住在這里給你添了麻煩,我深表歉意。”章月琴客氣地說。


“什么話,能為章博士、李博士服務,我萬分榮幸。不勝榮幸之至。”


沒有事時,他們也聊起東方玄學,氣功,神話,甚至鬼故事,這些對于李文儒來說是比較感興趣,當然他骨里并不堅信鬼神的魔力,不過,潛意識對鬼神還是似信非信。


黃廳長一開會,或有大事活動,就把李文儒夫婦帶在一起,經常給人介紹,“這兩位是我們廳里的工程師,專家,美國哈佛大學畢業的洋博士,李文儒、章月琴。”大家對他們充滿了敬仰。


李文儒整天不搞科研,不做試驗,不將自己所學發揮出來,算是巨大損失,其實整天吃吃喝喝,他心情是何等的憂郁、郁悶。


這充分證明黃廳長搞的一套,真是不學無術,自己只不過是他身邊裝飾物,成了他宣傳鼓動的工具,成了他向人炫耀的資本。這一點時間久了,李文儒也心里清楚明白的。


李文儒看清了這點后,多次向黃廳長請求,去高寒地修建高速公路,設計交通橋梁現場施展自己才華,實現抱負,感覺才心理踏實。


恰在這個時候,劉副廳長手上正缺人手,想把李文儒納入自己麾下。李文儒也覺得自己辛辛苦苦讀了幾十年書,都閑賦在家中,或四處應酬,有損斯文,自己不做自己的專業技術,好像成了三陪人員,實在不是滋味。


很快有耳目告之了黃廳長,說劉副廳長他要把李文儒夫婦弄到他手下為他服務。


黃廳長一聽十分生氣,在背后大罵劉副廳長狼心狗肺,處處與我作對,對劉副廳長的敵視程度火上澆油。


黃廳長找到副省長張鋒,添油加醋向他匯報了劉副廳長的種種不是,建議撤銷他的副廳長職務。


張鋒對于兩人的矛盾早已悉知。他也左右為難,劉副廳長是省長劉中城的弟弟,而黃廳長又是自己的遠房親戚,又是鐘愛的手下,他不敢采取厚此薄彼的方法,得罪任何一方。


但是如果拒絕黃廳長,萬一他把送錢的事扛出來,豈不惹出大事情。作為官場,沒有裙帶關系,又怎能當官呢?這一點張鋒省長明白,黃廳長更是明月不過了。


李文儒曾聽了黃廳長大講官場游戲規則,當官者不需要多少專業知識,主要能跟對一個高官,還要自己有多少協調力,應付官場上下。


黃廳長與劉副廳長的斗法,兩人各有后臺。逢年過年,黃廳長、劉副廳長帶上禮物、現金打點,其網絡關系,其中內幕都非常復雜。


就在二人矛盾進入白熱化時,李文儒去找劉副廳長討論工程設計,期望把自己的專業知識運用于高寒的高速公路上,這樣可以節省數億元的資金。


李文儒的無心之作,卻觸怒了黃廳長,他大發雷霆,把李文儒夫婦趕出了別墅專家樓。


“我真心真意待你如兄弟,你竟敢出賣我,你們這樣做簡直令我寒心。”黃廳長大發雷霆地說。


作為學術人,搞專業的技術的人,根本就不研究官場的事情,也不會揣度他人的心理,總以為自己是做事情,為交通廳做事情,那知道卻無意觸犯了官場的潛規則了。這不是他的錯,而是官場的習氣。


“我不想成為你兩人的犧牲品,我就是我自己,我不幫任何一方,這是我做人的準則。”李文儒回答道。


“既然你去劉副廳長那里幫忙,那你去就好了,我不留你了。”黃廳長生氣地說。


李文儒爭辯道:“黃廳長,我有沒有做錯什么,我想你與劉副廳長誤會完全可以解決的,況且,我只是整天無聊之下,作為科學技術人員,我不可能放下技術,整天與你一起吃吃喝喝,我應該工作,我應該發揮我的價值,我要實現我的人生價值,您不明白,有些人的心理是怎樣想的?”


“多么冠勉堂皇,真的我忘了你是美國都要的搶的博士,專家,就連部里點將要的專家。”黃廳長帶著諷刺的語氣說道。


李文儒回家后,看到房中狼籍的物品、書籍,看到妻子一臉無奈,無助的眼神,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。


我難道錯了嗎,我認為自己是光榮的,正確的,那些官場的事情,他們爭斗與我沒有關系,我只是想作自己的事情。


原發布時間:2016-2-16 11:00:55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乐都棋牌 伟德足球 牛牛看牌抢庄 幸运老虎机 博乐彩票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