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當官 第三章 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

李白當官 第三章 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李文儒想起那天自己被雙規的事情,都心有余悸,那種無法言語的心酸和痛苦攪動得心情沉重無法言語。難道真如二十多年東方玄學大師所說,自己是特殊的文物,就要經歷特殊的空難不成?時空在他大腦中飛轉,仿佛時空像電影一樣呈現!


春節剛過,李文儒正在修改策劃安都市大觀園方案時,一幫稱省紀委和中紀委的人闖進辦公室,“跟我們到省紀委走一趟,我們有事要問你。”一位中年漢子溫柔地說道。


這不,這一走,就失去了自由,完全中斷了與外界的聯系。現在連電話也沒有了,更不要說打電話!


李白當官 第三章 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


不知是環境變了,還是心態變了,一切都顯得死氣沉沉,沒有生機,就連空氣變了,變得干躁,沉悶,似乎口干成如同久旱的農田裂縫。


李文儒不是秘秘雙規,而是弄大街小巷都弄得滿城風雨,老幼皆知,“李文儒出事了,那是罪有應得。”省教育廳廳長朱明泉說在教育大會上,激情滿懷,痛斥他千刀萬剮,不是好人,腐敗成性,墜落成獸。


“李廣儒沒有什么本事,就是抓馬留須功夫了得,像這樣的腐敗分子就要嚴打,而且嚴辦,之所以腐敗就是因為犯罪的成本太低了,沒有加大處罰力度。再說他要不是欺騙領導,騙取領導信任,以他的本事,怎么能進入安都市市委,又怎能當上市委書記?”省交通廳廳長鄭方仁在省委,省政府組織的廉政大會,以李文儒的案子現身說法,教育廣大干部要廉潔奉公,遵行國家法規,不要像一樣的下場。


被秘密關押在江陵省黃陵看守所的李文儒,面對省紀委審訊人員的訊問,他第一次感覺特別不是滋味,特別難受,難堪,好像心如刀絞般的疼痛!最痛心的是自己不知做了什么違犯國家法律的事情呀!


“你知道我們為什么把你帶來嗎?”一位五十上下的男子,架著金絲眼鏡嚴厲的質問道!


李文儒恐懼之后,隨后保持鎮定心神,大聲回應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
“你為什么要貪污,難道你這樣高的官,不能嚴于律己,為什么還要去貪污國家的公款,為什么還要搞權錢交易?。”


“什么錢權交易,什么賣官買官,我沒有貪污,我也不清楚,我倒是要問問你們,你們憑什么把抓起來呢,你們有沒有王法,有沒有黨紀國法,你們知道不,我是被人陷害,他人嫁禍于我的。”李文儒調整了語氣,不再歇斯底里吼叫,而是極力讓自己慢慢變得平靜地反問道。


“你經常在大會上大講特講,做一個先進的、清正廉潔的共產黨員,不為名利所累,然而你卻老子天下第一,自認為山高皇帝遠。,你以為你就是能上天了,沒有人把你制服得了嗎,你要明白,國家機器,有的是辦法!”旁邊那位年輕的紀委人員閃著鷹眼怒目而視,大聲說道!


面對紀委人員,檢察官的不斷訊問,開始他還有許多顧慮,擔心,害怕,歷經幾天的審問之后,李文儒不僅沒有害怕,反而變成一副泰然不驚的神氣。1。78米的李文儒,戴著一副金絲近視眼鏡,高高瘦瘦的個子,沒幾天他的偉岸,高大的美男子就變了樣,走了形,精神憔悴,氣色晦暗,年近40歲的他已是未老先衰,不知是被案子的事情折磨成如此模樣,還是因為心中有太多的悲哀之事,被自自的恐懼,弄得心神不寧,神態異常,神情悲傷呢?


沒有中蹲過大牢的人無法理解失去了自由有多么的悲傷,整天無所事情,猶如一只蒼蠅無目標的嗡嗡叫鬧,也如同困獸吼叫,現在回想夢里的警告和東方玄學大師所說劫難……早知是這樣不如不當這個官,只可惜太晚了,以致無法彌補,嘆息世上沒有后悔藥呀。李文儒希望用手中筆向領導陳述自己無罪,希望能得到黨和國家的了解事實真相,還自己一個清白,回想自己也沒有貪婪,也沒有特別大的欲望,更沒有去搞什么腐敗,而且給自己評價,自己是一個比較單純,講正氣,廉潔為官的人。


看守所每天難以下咽的食物,氣味怪異,霉臭味在監舍飛旋,那臭氣熏天的味道,讓人欲瘋,要癲狂了。這遠比他在農村的環境還要差多少倍,再說自己多少年也沒有遭受過如此差的環境!


李文儒心理埋怨著,心中怒罵著,那分痛不欲生的感覺,真是讓他百般焦急,急躁,此時他才明白了什么是煎熬,什么是度日如年,等待一天,是如此漫長,這一天又一天,與其說這種煎熬抽落人的意志,倒不如說是心死形存,豬狗不如的人生。


李文儒跌入了犯罪的深淵,死亡的地獄,才覺出了沒有權力陪伴的日子是多么痛苦,無奈,簡直痛不欲生,生不如死,活著比死亡更可怕。


“誰剝奪了我的一切。”李文儒在反問自己,沉思自己,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我沒有犯罪,如果真是自己犯罪了,腐敗了,那就是自己罪有應得,可是自己什么也沒有做?


原發布時間:2016-1-26 13:38:47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188体育平台 万博国际棋牌游戏 188体育官方网址 PT老虎机 澳门网上葡京真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