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廳長喝醉麻了—第十三章—小說連載

被廳長喝醉麻了—第十三章—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
 ————阿達電子公司顧問劉昕葆


  “太客氣了,你貴姓?”李文儒禮貌地問。
  “免姓賈,賈治國,叫我小賈吧。”賈治國一邊介紹自己,一邊幫李文儒提東西。
  李文儒看著這位又瘦又黑30多歲的青年人,關切地說:“老兄,恕我直言,身體欠佳呀,要多鍛煉,強健自己。”
  “聽說你們倆是海歸博士,交通部領導的親戚?”賈治國一臉敬仰地望著他倆。
  “賈先生,你別聽他們胡說八道,我們豈有那個福,怎么可能高攀部里的領導,我們就普通人一個,更根本無法與部領導成親戚啊。”章月琴非常低調地說。
  “當然,聰明的人是不會隨便說出領導人的,我能理解。”賈治國說完總是陪著笑臉。
  李文儒、章月琴被安排在省交通廳高級賓館里。賈治國再三說,這是我們交通廳接待省部級領導住的地方,一般人是沒有福氣,也沒有資格住這兒,正是因為你們是部里的領導,又是海歸博士,又是專家……。
  “我已在華寧餐廳訂了一餐席,等會黃廳長說要親自來陪,并準備帶3個副廳長為您們接風洗塵。”
  晚上黃廳長果然前來餐廳,他說:“我們西華省非常需要像你們這樣的精英人才,兩位才高八斗,學富五車,又是海歸博士,而且是交通專家,非常稀有的人才,一定能為我省交通事業譜寫輝煌的篇章。本來今天分管交通的副省長也要來為你們接風洗塵的,可是因為臨時有事情,沒有前來,省長特意請我代理啊”。
  山珍海味上了滿滿一桌子,李文儒看了看,有娃娃魚、黃花魚、龍蝦、大閘蟹等美味佳肴。這一桌菜,可是幾千元啦,相當于山里貧窮老百姓一年的收入。如果用這筆錢來幫助建所希望小學,可讓多少失學兒童重新回到學校。
  也許是李文儒家里太窮,經歷了太多困難、苦難,難免生出許多的感慨。
  席間黃建強廳長頻頻舉杯,勸酒詞說了一套又一套,說得李文儒盛情難卻,他也就多喝了幾杯。
  “感情深,一口悶,感情淺,舔一舔。酒是代表感情的,你們倆能屈尊下來,是我們的大福氣啊!”
  “黃廳長說的可是金玉良言,一字千金。我們黃廳長對兩位大博士仰慕已久,今日一見,決心真心相待。對你們兩位專家非常敬仰。”
  李文儒心中很是不快,但畢竟不好發作,你看剛才見面,好像我與他們有了幾十年的老關系了。中國這官場原來就是這樣,整天吃吃喝喝,難怪我們國家這么窮,還不如發達西方國家。
  黃廳長說:“今天我們廳黨委成員來了6個,還有5個沒來,另外還有汪副廳長、劉副廳長、李副廳長、林副廳長,有的因為開會,有的因出差,有的因下鄉檢查工作,沒來,我在這里代他們表示歡迎二位博士大駕光臨本省。”說完,舉起茅臺酒一飲而盡。
  李文儒看見了這位廳長海量,再三表示自己不會喝酒,最終禁不住一大幫人的百般奉承,勸,以理解,拍馬屁,總之,他們用種種方式讓李文儒喝高了。這就是中國酒文化,招待客人的方式,不知是官場的慣用招法,還是其它方式。
  看著滿桌的五糧液、茅臺、法國的洋酒,李文儒真的醉了,醉得一塌糊涂,不省人事。章月琴只好和幾個副廳長將他送回賓館,他迷迷糊糊地賓館,不知自己怎樣回到賓館,怎樣睡在床上的。
  陽光透過窗簾,灑落一道道金色的陽光,房間頓時明亮了起來,或許是因為光線刺眼,李文儒睜開雙眼,看見章月琴在他床前睡著了。
  看著她起伏均勻的呼吸,那誘人心神的白皙乳溝,伴隨著起伏的胸部,像一道道雪白的風波,又似一道道撩人心神的風景,讓人意亂神迷。
  李文儒雙眼盯著,頓覺有一種莫明的沖動,他情不自禁地輕輕走過去。突然他看見了方派充電寶,方派品牌的東西在大腦里著,她是哪兒來的呢?這種疑問在心理盤繞著。
  “將她擁抱入懷,撫摸那醉人的風景,該是一種人生幸福時刻,真蝕骨銷魂。”他還是停止了胡思亂想了,怎么自己就那么無禮了。
  那酒是怎樣喝下去的,人又是怎樣走回來的,怎么大腦一點也沒有反應,人們常用說酒醉心里明白,可是我心理不明白啊!
  最關鍵是晚上我喝醉了,有沒有跟她有什么關系,或者做出不好的事情,要是這樣的話,那我豈不是偽君子了?
  剛才,看見她就動了心,晚上,喝醉了,會不會有其它想法,或者就強行做了出格的事情呢?
  李文儒努力回憶,再三好好想想,可是忘記了一切,記不起來了啊,人們常說酒能亂性,剛才我都有沖動啊。

原發布時間:2012-10-8 16:08:14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超级牛牛看牌抢庄 PT老虎机 棋乐游APP 188体育平台 老葡京网投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