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連載之在看守所人格沒有了—第二章—小說連載

小說連載之在看守所人格沒有了—第二章—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
  —————–阿達電子公司顧問劉昕葆


  李文儒想起那天自己被雙規的事情,都心有余悸,那種無法言語的心酸和痛苦攪動得心情沉重無法言語。
  春節剛過,李文儒正在修改策劃安都市大觀園方案時,一幫稱省紀委和中紀委的人闖進辦公室,“跟我們到省紀委走一趟,我們有事要問你。”一位中年漢子溫柔地說道。
  這不,這一走,就失去了自由,完全中斷了與外界的聯系。
  空氣變了,變得干躁,沉悶,似乎口干都是起泡了。
  “李文儒出事了,那是罪有應得。”省教育廳廳長朱明泉說。
  “他不跟我了算,怎么能進入安都市市委,又怎能當上市委書記。”省交通廳廳長鄭方仁說。
  被秘密關押在江陵省的黃陵看守所李文儒,面對審訊人員的訊問。
  “你知道我們為什么把你帶來嗎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
  “你為什么要貪污,難道你這樣高的官,不能嚴于律己。”
  “我沒有貪污,是有人陷害嫁禍于我的。”李文儒平靜地說。
  “你經常在大會上大講特講,做一個先進的、清正廉潔的共產黨員,不為名利所累,然而你卻老子天下第一,自認為山高皇帝遠。”
  面對紀委檢察官的不斷訊問,李文儒一副泰然不驚的神氣。1.78米的李文儒,戴著一副金絲眼鏡,高高瘦瘦的個子,沒幾天人就變了樣,年近40歲的他已是未老先衰,被自我折磨的神態異常,也是神情悲傷。
  失去了自由,猶如一只蠅子無目標的嗡嗡叫鬧聲,早知是這樣不如不當這個官,只可惜太晚了,以致無法彌補。李文儒希望用手中筆向領導陳述自己無罪,希望能得到黨和國家的了解事實真相,而且自己是一個比較單純,講正氣,廉潔的人。
  這看守所每天難以下咽的食物,氣味怪異,霉臭味在監舍飛旋,那臭氣熏天的味道,讓人欲瘋,要癲狂了。
  李文儒在埋怨,心中怒罵著,那分痛不欲生的感覺,急躁中度過了漫長的一天又一天,與其說這種煎熬抽落人的意志,倒不如說是身亡了人生。
  李文儒跌入了犯罪的深淵,才覺出了沒有權力陪伴的日子是多么痛苦,簡直痛不欲生。
  “誰剝奪了我的一切。”李文儒在反問自己,沉思自己,這到底 是什么原因呢?
  世界到底是誰錯,失敗在什么地方,應該深刻剖析自己,到底歸根結底是自己錯了,毫無疑問,世間沒有無故的愛,也沒有無緣故的恨,任何事情既然失敗了,必然某一個環節做得不夠完善,李文儒在思索,在回想。
  落日的斜輝斑駁散落在鐵窗前,只能通過貓眼的水泥天窗孔,看見巴掌大的一塊天,那塊云說它單薄,沒有顏色,沒有光茫也可以,若想像它深沉,深遂就無比博大,也覺得天地寬了,世界大了,臉色也舒展多了。
  咚咚,咚咚,鐵門的風門開了,“開飯啦。”當的一聲,鐵勺從桶中飛出,李文儒與12名在押人員排隊打飯。“張哥,今天這稀飯咋這么稀,有沒有饅頭?”
  “博士,您就別瞎講究了,不是您在外面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這是什么地方,這是看守所,你將就吧!”
  王三順口說了一句:“這也叫飯,不把人餓死才怪。”
  “餓死你瓜娃子算個鳥,不想吃就別吃吧,你要是吃香喝辣的,就別犯罪往這兒錯啊!”
  “張三娃,你好像是二派吧,可惜你給我們一樣穿了這身黃皮皮。”
  張三娃怒氣氣沖了過來,欲打王三,被李文儒等人攔開了。
  一碗稀飯,幾口就喝了,對于36歲正值壯年的李文儒來講,顯然不能按撫肚皮。
  從小一直被父母寵著,家中有好吃的,父母省吃儉用,也總是留給自己吃。從小學、大學、碩士、博士,到當市委書記,李文儒哪能受過這份苦,遭過這樣的罪。想著想著,不禁淚水又從腮邊滑落下來了。
  “李哥,別難過了,堅強點,我知道像你們這類高官,曾經山珍海味吃膩了,現在吃這樣的飯是夠難的。”
  “貪官,貪多了。管教老天知道了,享享人間 苦,遭地獄之苦,要不然你還有哪份福份呢。剛進來不幾天,犯盜竊罪的大學生無心憤怒地說。
  人活在世上,不知是為誰而活,到底又該怎樣才能算活得有價值,有意義。李文儒雖然是工程博士,仍然許多問題讓他不能釋懷。
  點鐘剛到,躺在墻角一隅的李文儒正在思考這個問題,一個20多歲的年輕警察過來問:“李文儒,你干什么,是悔過,還是在抗拒法律,你給我站起來。”
  李文儒囁嚅道:“我在思過,汪干事。”然而,他眼睛回掃了一下,你他媽算什么東西,也配喊老子給你站著,黃毛小兒,要是在外面,別說跟我說幾句話,就是見我一面,你也不夠格。
  黃三心中明白,李博士是盡力在忍。他心中也在想,一個大博士,愛講面子,像我們這種人面子值幾個錢。
  黃三不知道李文儒是什么官,只知道他是個博士,中國最有學問的這種人,所以他的內心里,還是非常珍重李文儒這樣有大學問的知識分子。
  “身份,什么身份,簡直把我當罪犯。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法》明文規定,在沒有被法院判處任何罪行前,都是犯罪嫌疑人,憑什么對我頤指氣使。”
  轉念又一想,又能怎樣,看守所明文規定是強制機關,你膽敢與管教人員作對,只能自討苦吃。李文儒剛進來,就是因為講權利,講人格,被加帶腳鐐、手銬。
  在壯告無效之后,他在意識到,要在這里講權利,講法律,只能奢望。他們才不管你是誰,一概先入為主,有罪行,心目中就是罪犯。
  強權之下,證明人不能吃眼前虧。一個多月的關押,徹底教育改造了李文儒。這位曾經咤叱風云的人物,已經充分順應了社會任何一個地方的游戲規則。
  想想自己,老實說,我也沒有什么也可嘆的,想象以前自己與阿達電子公司合作,欣賞方派智能開關,這就是他的心理長想思考的問題,他非常懷念同學開展的公司,作研究也就沒有這些事情了。可惜自己沒有聽從他的勸導,才如此,真是后悔莫及。
  既然有人敢抓你,進了看守所、監獄,你就不是以前的你。這些李文儒在這里逐步覺悟出來的。至今令李文儒心驚肉跳的刻骨銘心。

原發布時間:竞技游戏竞猜盘口2012-9-17 11:00:09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OPE电竞竞猜娱乐 老葡京网投网站 兴发老虎机 台湾佬娱乐网 PT老虎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