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士省書記夢斷官場—第一章—小說連載

博士省書記夢斷官場—第一章—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  作者:著名作家、企業策劃師,阿達公司顧問劉昕葆



  內容簡要
  海歸博士李文儒是一位年輕有為,前途無量的草根學者型官員,是省委書記儲備人才,然而因為官場斗爭,腐敗,他受到感染,還是因為他站錯了隊,受到無辜的牽連進入看守所,讓他的人生發生翻天復地變化,從此改變他的人生心理。小說提示正義腐敗的較量,人生禍福無常,要小心為官,為民執政,方才是正道。
  全篇情節波波瀾壯闊,一波三折,作者非憑空想象,而是一位官員的原形,只是天馬行空的加工法,完全意想不到的情節,以及無法知道的變換,讀來心潮澎湃,剖析官場斗爭的復雜性如臨現場,了解鮮為人知的官場規則,既有快意情仇,又有情節怪異……。
  第一章新省委書記到來
  這天風正狂,雨更大,外面的世界不知發生了什么巨大的變化,這黑色的世界,讓關在看守所以李文儒心理十分難受,實在無聊,痛苦,沒有事的他胡亂拿起今天的新報警,不禁眼前一亮,突然高喊聲,“老天真是有眼……”。
  早就傳言說,北京某大學校長孫安平,要到西華省任省委書記,這不是管中窺豹,而是太突然了,《西化日報》大字令他驚喜交集,百思不解……
  中共中央決定孫安平任西華省委員、書記。這一下他的眼睛放光了,感覺太陽出來了,白日清天,是那么美麗而遼闊!
  孫安平即從首都機場起飛,仰望湛藍的天空,多么遼闊而美麗,他心理復雜的懷情懷如攪動的云霧。
  這位京都大學的校長,剛出任內閣大員不久,轉眼之間馬上就要任某部的部長,卻又能要任一地方長官,心中浮想聯翩,如機旁涌動的白云,此乃受命于危難之間,能不能達到中共中央領導的要求,心理茫然不知所措,還是雄心勃勃,肯定能做好這兒的領導。
  西華省官場大地震,震驚中央,據中紀委透露,已查處此案涉及腐敗官員達200余人,其中省部級高官4人,廳級干部13人,處級以下干部100多人。這充分證明16屆以來中央鐵腕懲治腐敗的決心。
  是啊,這樣大力度查處腐敗官員在古今中外恐怕都是罕見的。孫安平腦子里飛揚著太多太多的問號……
  鄭江林這位昔日大學同學的前任,怎么會走上犯罪的道路?特別是自己得意門生李文儒,這位前途的年輕人怎么也會誤入歧途,他越想越心痛,越理越心煩。
  還有一些認識的官員,表面上衣冠楚楚,道貌岸然,為什么非要貪,占財呢,為什么要腐敗,難道真是我們黨的制度出了問題,還是人心不古喲?
 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這些盤根錯節的官員狼狽為奸,爾虞我詐,自演悲劇,自掘墳墓呢?
  飛機緩緩降落在金風國際機場,等候在那里的省委辦公廳主任李云龍和秘書楊孝才趕忙迎上去,“孫書記,您一路辛苦了。”
  楊孝才邊說邊把孫書記請進了車里。汽車飛快駛進了市區,高樓大廈從眼簾閃過,街道兩旁的古樹散發著淡淡郁香,令人心曠神怡。
  人間四月天,這南方的春天與北京一相比,已是一片生機盎然,春光美麗,姹紫嫣紅,沿路花草與青綠的湖面,把安都市點綴得如詩如畫。
  汽車在西華省委大院停下來,李云龍正欲用手機通知張前川省長、省委副書記、副省長等高官迎接新省委書記孫安平到來。
  豈知遭到了孫安平嚴厲批評:“我可不干這一套,至于接什么風,洗個什么塵嗎,盡地主之義,通通取消,以后不準隨便迎來送往的,官場得講廉潔, 不要壞了規矩。”
  看著他一身正氣,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,李云龍等只好陪他走進了他的辦公室。辦公室雖然裝修不是氣派,但是明顯看出了豪華。
  辦公室上面有許多舉報信,孫安平點上煙,隨便抽了一封檢舉信,剛好歷數了李文儒數十條罪狀。
  在孫安平的記憶中,李文儒他是一個非常樸實功勞高的人,又沒有什么野心,怎么會有這么多的人檢舉他?
  李文儒難道真的變了,他不僅相信以前這個窮小子會想這些,而且制造出這么多的事端,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難道說他是被冤枉的,還是人在環境中要變化的?
  聽說孫書記到來,李文儒滿心歡喜,這下更好了。孫書記來了,他畢竟是自己以往的恩師、導師,他對自己很器重,也很愛護自己,也許幫他說情,很快就重獲自由了。
  春雨淅淅滴滴,濺落在地上,恨不得滴穿大地,似一刀刀戳著自己心臟,此時此刻李文儒的心情也極其復雜。
  李文儒在看守所的天地實在是彈丸之地,他一邊出神的仰望著天空,心碎欲襲,一邊心想希望之光到來,自己在大學時,也是非常優秀的人,而且新任省書記是自己博士導師。
  這真是遇到貴人,好人有好報了。此時此刻,他想著以往花天酒地,紙醉金迷的生活,整天坐在寬敞空曠的辦公室里辦公,那種愜意,自信的使人幸福。
  沒有人帶信,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樣,牢中的李文儒覺得身在牢中干涸得行在沙漠中,饑餓得讓人要自殺了。
  吃著饅頭,喝著菜湯,這種日子簡直不是人住的地方,他怒吼道,為什么上天對我不公平,別人貪污多少錢,卻心安理得,居然一點事也沒有了。
  “小慧這個賤女人,為什么不來看我”李文儒罵道。
  “這人啦,平時都是哥們長,哥們短,為了哥們兩肋插刀,這不一倒臺,哪里還有個鬼影子啦。”與李文儒關押在一個監舍的東方區委書記方誠說。
  “什么人情,人在人情在,樹倒猴猻散。世情薄,人情惡嘛。人們都別在為過去的事傷感了。”一位涉嫌故意殺人的中學老師勸他倆說。
  可是他心理卻思念著,新的省委書記,如何解救他,如何才能讓他洗清罪孽,所謂一朝天子一朝場,這個社會不就是各有各的關系網嗎?我堅信只有孫書記出面說情,我李文儒肯定沒有什么事情了!
  難道是因為深圳阿達電子集團公司的事情,還是因為銷售方派智能開關的事情,讓自己這樣不安。
  老實說,自己修建大樓,完全是按正常的要求采購阿達電子生產的方派智能開關的,到底是自己怎樣做事情,別是怎樣陷害自己的?李文儒還是有點不明白,他確實認為自己非常冤枉!

原發布時間:2012-9-13 11:28:49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五龙捕鱼app下载 澳门网上葡京真人 真人葡京网 棋乐游 跑得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