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飛馳到山野—第二十六章—小說連載

車飛馳到山野—第二十六章—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阿達電子公司顧問劉昕葆


  李文儒心中十分驚慌,“遭了,怕難逃魔掌了。可以想像劉財富與惡勢力之強大,不難想像這劉中城是西華省二把交椅,江書記不在了,他還不是二把椅,紅黑兩道,誰不給他幾分面子,太可怕了。”
  汽車嗖嗖的飛駛聲,讓驚恐的李文儒又多了幾分擔憂,好在前面出了車禍,警察揮了揮手,示意從警戒線外行駛。
  汽車剛駛出警戒線,就聽見對講機傳來了攔住所有通行的車輛檢查。奧迪像領會主人的心意,似離弦之箭飛出,剛要靠近的幾輛奔馳被攔下正接受檢查。
  就在奧迪飛速10公里之外,在一拐彎處,李文儒與章月琴改乘一輛白色面包向山間鄉村公路駛去。那黑色的奧迪,眨眼之間消失在高速公路的夜幕下。
  黑幕下的山路,異常寧靜,靜得只有溪水沙沙飛濺聲,時而有幾聲雜亂的鳥鳴,把幽靜下的山巒田野裝扮恐怖異常。
  “月琴,我真是沒用,我欠你太多了,不但沒讓你過上安穩日子,反而還讓你跟過上這擔心害怕的日子。”
  “跟我還客氣,況且我就喜歡冒險的生活,夠刺激,有激情。”
  在這個時候說別的也只是多余的,只是李文儒想著自己讀了20多年書,原本打算干一番有益的事業,可謂一個從美國逃出來的博士,卻在祖國因為官場斗爭又一次逃亡。
  汽車顛簸了一夜,天剛亮,他倆來到四周是大山的小鎮。
  看著高聳的大山,四周的深谷,李文儒有一種回到家鄉的感覺,童年的往事一串串從心底閃現而出。
  有一種反樸歸真、回歸大自然、與世無爭的日子,那種原始無知的純樸,與宣囂和殘酷的斗爭,似乎更有古樸的美,山間松枝青翠欲滴,仿佛這里遠離了冬天的刺激。
  李文儒夫婦在小鎮上找了一家小旅館住了下來。章月琴看著那粗糙的水泥地板,光禿禿的墻壁,簡陋的木床,面色十分凝重。
  “想不到我們竟落到這般田地,老婆山里條件只能如此,你就克服一下,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。”
  倒是月琴反過來勸:“雖然我從小在京城長大,什么苦我也能吃,你放心吧,為了你,我什么苦也能吃。”
  李文儒非常感動,“怪不得娘一直說月琴是個好媳婦,好得世上難找,現在看來,她有如此心境,今生我還有什么不滿意的。”
  月琴一夜無眠,加上一路辛苦,剛躺在床上就呼呼睡著了。李文儒趕忙把被子給她蓋上。
  住這樣的房子,對于李文儒來說,的確沒有什么不習慣,只是沒有了報紙和隨身的書籍,頓覺有種失落感。
 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方派平板電腦,一下精神來了,準備去取電腦,但轉念一想,算了,既然躲在山溝里,肯定不是一天兩天時間的。
  中午時分,李文儒叫醒了月琴。
  “吃飯去,月琴。”
  “我困,不吃,你自己去吃吧。請你把方派移動電源,方派充電寶給我拿來,我好把手機充電呢!”
  “不吃飯怎么能行,必須少吃點,再睡,到山里來了,有的時間睡覺。”
  章月琴被丈夫拉起來,要了幾個素菜,匆匆吃了一點飯,又睡覺了。
  李文儒睡不著,心思重重,他不干心自己就這樣被人追殺,流落他鄉。
  他沿著小公路建成的小街,在街上轉了一圈,這個山區小鎮就是一條獨街,街上沒有行人,只有居民和鎮上機關的家屬在守著小店。
  走在一條小河邊,望著清清的河水倒映青山,無窮盡的事像飛濺的浪花直沖撞著李文儒的大腦。
  經歷這么多事了,大腦中殘存的東西如流水滔滔而來。他沉思著,“權力到底有沒有好?”
  “回避逃避矛盾就能解決問題嗎?有時候反倒覺得羨慕權力的巨大作用,那劉財富若不占有劉中城、劉平道,他能有那么猖狂嗎?”
  “我到處找你,你怎么對河水情有獨鐘?”
  “那當然,我三歲時就被叔叔帶著下河學游泳,每年一到春天,我幾乎都要河水中呆上一兩小時,直至我上初中。”
  “怪不得你的游泳水平非比尋常,原來這背后竟付出了很長的時間和汗水。”
  “凡事如果要有所成就,不經一番磨礪是不可能的。”
  “文儒,我們來到小鎮裝成收購木材、中藥的夫婦,免得引起別人的懷疑,引來不必要的麻煩。”
  “這個主意很好,照此回答他人的提問。”
  他倆剛上岸,街上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投來新奇的目光,把他倆當成了稀客。
  “我用假身份證登記的住宿,我們是來自上海的春花木材公司,這點別人始終不清楚我們真正的身份。”

原發布時間:2012-11-2 16:36:18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竞技竞猜下注 台湾佬娱乐网 PT老虎机 老葡京网投网站 跑得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