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高速公路出大事故了—第四十三章—小說連載

修高速公路出大事故了—第四十三章—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阿達電子公司顧問劉昕葆


  最要命的是,在開山洞時,突然塌方壓傷了5個工人,重大的安全事故,在市委市政府善后處理大會上,遭到了嚴厲批評。有人大放厥詞,“我們早就說修這條高速公路不合適,出了這樣大的安全事故,怎么交待,誰來負這個責任。”
  有人隨聲附和,“當然這件事要分管交通的領導負責。”
  李文儒心想,“平時,你們不是我說不是領導,怎么一出事,我就成了領導?這真是英雄有用武之地了。”
  許多聲音都附合市委書記袁長偉的話,“現在到處都在講究責任追究制,既然出事了,當然分管領導脫不了干系。”一些人甚至拍市委書記的馬屁,要將李文儒繩之以法。
  此事很快上報到了省委、省政府,張鋒趕忙與省委書記交換意見,很快由省委、省政府、省交通廳、省監察廳組成了聯合工作調查組。
  在調查小組來到蘭江市時,蘭江市人民政府已決定李文儒停職檢查,聽候省委省聯合調查小組處理。
  調查小組聽取了交通局領導和一些地方官員的匯報,又到工地上詢問了一些施工現場的工人,最后導致這次責任安全事故的責任人就是李文儒。聯合調查小組正準備寫一份詳細報告資料時,已升為公路局的副局長賈治國向黃廳長作匯報時,叫他另外仔細調查,防止個別人別有用心,以李文儒的專業水平不可能做出這樣低級的錯誤。
  張鋒省長指示江麗媛、王宏燕、蘭江市委、市政府以及聯合調查小組必須深入細致展開調查,決不冤枉一個好人。
  鄭江林書記又給袁長林、孔泰以及王家縣委書記李東旭、縣長廖克田,讓他們出面把事情弄清楚,幾人坑瀣一氣,心領神會,即刻展開了攻勢,很快聯合調查組更細致,更詳細,更具大量事實證明李文儒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建議撤去副總指揮長、副市長之職。
  春天正帶著調皮的笑臉把人們帶進溫暖的季節,跳躍花叢間的蜂蝶在開放的花腭間飛繞,仿佛在說新生命你為什么還不出來,我都等急了。花兒好象回答說,“我多想走進這美麗春天啊,我也等得不耐煩了”。
  章月琴感覺肚中的小生命似一只活蹦亂跳的小松鼠不斷蹦來跳去。雖然時有陣陣難受之感,讓即將作母親的喜悅,仿佛是一座大山擋住疼痛的恐懼刀箭的射擊。
  看著即將分娩阿姨那喜悅、幸福的心情,張英不禁說“阿姨,還是讓我叔叔回來,他能在你身邊,更好了,我打電話告訴他。”
  “千萬別這樣,這個時候是他關鍵時刻,他的心情也夠復雜的,壓力也是巨大的,我不想跟他增加精神負擔,如果他回來了,正好讓人家抓住把柄。”章月琴冷靜地說。
  “阿姨你真偉大,你把丈夫的事業比愛惜自己生命還重要,你太刻薄自己了。”
  “是啊,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,也是無私的。愛一個人就要用心去滋潤,愛情之花才會燦爛。”
  “反正讓我不好理解,但是我非常敬重你的偉大品質,在當今世界,像你這樣的女人太難找,我覺得你們的愛情像童話。”張英高興地說著。
  章月琴會心地一笑說:“當然,你現在很難明白,當你真正成為女人時,你會對愛情有更高的理解。”
  “阿姨,我一個初中生,哪有你和叔叔那么高的境界,自然你們的世界,我是很難讀懂呀。”張英張著嘴巴,歡快地說著。
  說著說著,笑著,章月琴胎氣在亂動,而且越來越劇烈了,她感覺這小家伙要來到這個世界了。
  “英子,你趕快打120,我恐怕快要生了。”章月琴說完,疼痛加劇,豆大的汗水直往地上淌。
  未見過這一場面的張英嚇呆了,好在干媽及時趕到,匆忙準備了一下,就將章月琴送進安都市婦幼保健醫院。
  撕心裂肺的痛,章月琴咬著牙關,盡力使自己不至叫出聲來,疼痛像巨浪把人從萬里高空拋向懸崖,撞擊巨石又被大浪凌空掀起。
  干媽看著章月琴痛苦的表情,心如刀絞,她正要給李文儒打電話,卻被她用手制止了。
  眼看妻子要分娩了,自己又不在她身邊,他心情異常沉重。而這個時候正處在關鍵時刻,如果自己一走,別有用心的人大做文章,正中奸人下懷,不能走。李文儒對自己說,這是生死攸關的時候。
  李文儒仔細回憶每一個細節,回想施工人員的操作規程,為什么在安全監督下,在各個環節精心組織下怎么會塌方。如果沒有人為因素是不可能的,可而今誰愿意為自己作證。
  “你們三人是交大畢業出來就跟我工作的大學生,有正義感,有良知,你們說說問題出在哪?”李文儒找出幾個工程人員問道。
  李曉文正欲開口,旁邊的田叢華推了一下,隨即三人都說“我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李文儒用手按動方派移動電源,方派充電寶,心理涌上太多的感想!

原發布時間:2012-11-22 11:57:08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188体育平台 大发游戏中心 天娱彩票开奖 体育盘口 幸运老虎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