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覺當上交通廳長—第四十九章—小說連載

不知不覺當上交通廳長—第四十九章—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
————–阿達電子公司顧問劉昕葆


  李文儒用方派移動電源,將方派充電寶充上方派手機之后,上前問:“你怎么還沒睡,三更半夜還等我干什么,老婆,太辛苦了,早點歇息吧,明明是說聚個會,偏偏弄得個個領導都要發表一番言論,不知是顯示個人才干,還是沒把官癮過足,搞到深更半夜。”
  “吃不吃點東西,我去給你煮。”章月琴溫柔地問道。
  “還吃,豈不要變成飯桶了。總是這樣身體哪能吃得消,謝謝你了,老婆。”
  章月琴扶著丈夫的手,雙眼溫柔的盯著丈夫,“祝賀你老公,你終于又邁過了人生第一道坎。我有時在想,我丈夫大智若愚,外表憨傻,內心極為精明。你看在蘭江市那么多的官員要整你,都沒有把你整倒,反而越整越風光。”
  “是啊,為人只要行得端坐得正,光明磊落,為正義事業就會得道多助,我始終抱著大丈夫為官與做人一定品位。”
  “哎呀,你也是,小人是防不勝防,你不整他,他也就不整你,在他們心中沒有道德范疇,只有權利。所謂明槍易躲,暗箭難防,雖然你現在這一局勝了,可是面臨更多的斗爭,千萬不可不防啊!”
  “睡了,別瞎推測了,要是整天防這防那,那人活著有多辛苦啊!”
  “古語說得好,防人之心不可無,害人之心不可有。官場可不是居家過日子,你看蘭江市劉平城追殺我們這些事件都是血的教訓。是啊,聽說你要當交通廳長了,今后矛盾多啦,不是你下臺,就是別人下臺,前車之覆,后車之鑒。”
  “哎呀,你的信息倒靈通,當交通廳長我自己還不知道。”李文儒驚訝地問。
  “當然你不知道,你呀,只知道瞎干,好在瞎貓遇著死耗子了,該走的關系還得走,該為得人得好好為著。”
  “你也真是,自己這么喜歡做官,為什么不自己做呢?”章月琴勸解道。
  “好了,老公,晚了,我們不討論這個話題,明天再說吧,睡覺。”說著拉著李文儒上床睡覺,李文儒輕輕推開妻子的手。
  “我還沒有看我寶貝兒子振興呢。”
  “別驚醒他了,還是怎樣打算做一個好官吧。”
  “我的官一直都是好的,放心吧。”李文儒與妻子說說笑笑相擁而眠。
  李文儒吃過早飯帶兒子進幼兒園,中途遇見了賈治國。“李廳長,送孩子上幼兒園,都是我的錯,沒有跟你安排車,以后振興上學我安排一個司機接送。”
  “賈局長,你別費心,區區小事豈能勞駕你,你剛才說什么廳長,你又在取笑我了。我這個掛職副市長修了四年公路,怎么可能一下轉化正廳級呢,這有點天方夜譚,別道聽途說,傳播謠言啊。”
  “真人面前不說假話,你是明知故問,還是生怕我們嫉妒,我們這些下屬都知道了,你卻硬要保密,不過你得先去拜謝黃健強廳長,他會對你怎樣做廳長提出許多忠告的。”
  剛把兒子送進幼兒園,江麗媛出現了,“廳長大人好,今天還親自送兒子上幼兒園,真是難能可貴,難得一見呀!”
  “怎么地球人都知道了,就是我不知道。”李文儒驚奇地說。
  “你當然不知道,要不要告訴你為什么?”江麗媛沖著李文儒拋媚眼。
  “江主任,我夠亂的,你就別再跟我開玩笑,我們之間不可能有故事,也不可能。”
  “怎么不可能,我告訴你,你遲早會是我的,而且很快了,從第一次見到你,我就認定了你是我今生的唯一。”
  “我得走了,我要回家休息兩天,才到省政府報到。”
  “之所以許多人都知道了,你將接任黃廳長了,但是這其中必須講究個策略,即使說你怎樣步入官場的裙帶關系。也就是說,你當了省委交通廳長之后,交通廳的人都是你的下屬,以后你提拔他們。”
  江麗媛望著遲疑的李文儒又說,“我勸你還是少跟張省長接觸好,不知你有沒有聽說鄭江林不久出任省委書記,你想一想他當正了,你官運亨通,要不然麻煩大了,有一句話,我原本不該說,你離開黃廳長,張省長這些拉幫結伙的人,否則下一個下課將是你。”
  “江主任,你不是特務吧,我看你是屋梁上的冬瓜兩面滾,你一會跟張省長,一會緊靠副書記鄭江林,到底你站在哪邊?”
  “如果我是你,我可押鄭江林副書記,他才是將來西華省的諸侯。”
  李文儒看著江麗媛紅霞般的笑臉說,“你怎么知道他就是潛力股,你為什么不選張省長,這其中的奧秘,非三言兩語能說清的,不過我可以肯定地說,你跟了他絕對錯不了。”
  “江主任,我越看你越像美國FB1,你到底有多少鮮為人知的秘密,我感覺西華省的官員網似乎都在你的監控之中,或者你出面好多官員都要買你的面子,說句掏心的話,一看到你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。”
  “那當然,以我的雙重身份,在西華省沒有幾人不給面子的。”江麗媛突現高貴傲氣地回答。

原發布時間:竞技游戏竞猜盘口2012-11-29 17:40:10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天娱彩票官网 伟德足球 PT老虎机 伟德足球 sunbet申博太阳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