處女為愛而獻身—第六十五章—小說連載

處女為愛而獻身—第六十五章—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阿達電子公司顧問劉昕葆


  王宏燕多次與閨房密友江麗媛談及她愛李文儒,但他是天上的太陽可望而不可及。江麗媛卻說愛情同事業一要等待時機,二要大膽追求,女人追男人在中國似乎是悖論,實際追求愛情的道路男女 應該平等,誰都有追求愛的權利,不存在女人追求男人是不光彩的事。
  醉眼朦朧的李文儒:“月琴,你怎么能來這里。”他不由自主地擰開方派觸摸開關。
  江麗媛聽到他叫月琴,人們都說酒后吐真情,看來這賤人在他心目中是不可替代的。我就是較勁,我就不信不能讓他成為我的男人。
  “你好好看看,我是誰。”江麗媛有些生氣了。
  “你是誰,我不認識你。”李文儒飄然醉眼朦朧地說。
  “這個沒心沒肺的男人,我為你堅守10多年的愛情,可在他心目中竟沒有一點影子,這未免太殘酷,太無情了。我不把你搞定才怪。”江麗媛一邊撫摸著他的臉,揉揉他的腹部,李文儒慢慢睡去 了。
  江麗媛出來給交通廳和其他人的人打了一聲招呼,說她親自送李廳長回家,眾人也心知肚明,知趣的說江主任送應該,畢竟是校友一場嘛。
  汽車載著他倆駛向豐華賓館,江麗媛開了一間豪華套房,把李文儒放在床上給他喝醒酒湯。
  迷迷糊糊的李文儒嘔吐了,一個女人拿著盆子在他面前清掃,他覺得一股股香氣溢進了他的體內,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涌進了他的心田。他想起來看看到底是哪個女人對他如此體貼,他掙扎了幾 下,頭重腳輕的他,終于在掙扎中睡去。
  待第二天醒來,他看見身旁睡著一個豐滿白皙的女人,赤裸的上身被睡衣松開了,再看自己只穿條內褲,不覺一激靈,一躍而起抓起衣服,這一跳把江麗媛驚醒了。
  “是你,你怎么在我床上,咋回事?你設什么美人計,我可是有家室的男人。”李文儒恐慌地說。
  “夢中情人,你別太緊張,我只想照顧你,況且你又沒吃虧,我可是還沒嫁人的姑娘喲!”江麗媛邊說邊系上睡衣帶子,笑盈盈幸福滿足樣子。
  李文儒不覺傷感起來:“我怎么能這樣,我怎么可以背叛我的妻子,都怪我喝多了,才中了你的奸計。”
  “別那么說,你我已是生米煮成了熟飯,我對你是負責的,你有什么要求對我說吧。”看著李文儒一副痛苦害怕自責的樣子,不禁心頭一酸地說。
  繼而她轉身笑逐顏開地說道:“你還以為你真做了那事,別疑神疑鬼了。”
  李文儒也搞不清,昏然中只覺得一個豐滿的女人壓在他身上,親吻著他,扶摸著他,至于干沒干那事,他實在想不起來了。
  常言說男追女隔一道墻,女追男隔一道紙,江麗媛都覺得怪,在她親吻和撫摸下,李文儒卻能守身如玉,雖然氣憤,但又對這樣的男人敬佩,難得他對妻子的忠貞。
  李文儒滿臉通紅,羞愧不已,好像做了天大錯誤的男孩,囁嚅道:“你不該這樣做,真的,你完全可以組建一個幸福美滿家庭,何必在我身上耗盡青春。”
  “都是你狠心唄,你也別自責了,難為情,實話告訴你,你爛醉如泥,我真有心,這也哪有機會啊。”聽了江麗媛的話,李文儒緊鎖的眉頭,開始松懈下來。
  “難道你一點對我沒興趣,我哪一點不如章月琴?”她痛苦地問道。
  “老實說,我并不是討厭你,我從小都信奉做人要有道德底線,我是極力克制自己,人不可能任其欲望張揚放肆。”
  “我都不在乎,你真的很看重名點嗎,都什么年代,你還那樣,其實男女就那點事,有必要看得那么神圣嗎?”江麗媛柔聲柔氣地說。
  見李文儒沉默不語,“我們不該在貞操上打上封建的烙印,只要我們兩情相悅,何必在乎外界的風言風語。”說完她把身子靠了過來,右手輕撫他的手。
  “你能不能抱我,我請你自重呢好不好?”
  李文儒坐在那里,心里想著這一夜沒回家,怎么向妻子解釋,這是結婚以來第一次與一個女人單獨住了夜,萬一被人知道怎么辦?
  “難道我這個小小的要求,你不滿足我,你真是太絕情,你別以為我是賤女人,我是真心愛你的。”看著江麗媛失望、絕望的眼神,也許自己真的傷她太深,只是抱一抱她,不能動感情。
  當李文儒雙手輕輕摟抱著江麗媛,江麗媛像一條靈蛇纏著他,不經意間,江麗媛舌頭伸進了他口中,頓覺一條火龍引發了他周身熊熊的燃發,輕柔的歡呼聲,讓李文儒大腦昏然,雙手不由自主的 移向胸部、腹部……一切都是在大腦空白中進行,山在飛動,云在飄游,風在怒吼,時兒山呼海潮,時而松濤低喝……沉醉了……當李文儒清醒過來,看見床單上濕濕的落紅,愣神了,許久才不好意思輕聲說:“想不到你外表開放,內心卻如此莊重純潔,竟然是處子之身!”

原發布時間:2012-12-29 16:19:05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太阳城sunbet申博 PT老虎机 大发游戏中心 OPE电竞竞猜娱乐 乐都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