賢良妻子教為官之道—第五十五章—小說連載

賢良妻子教為官之道—第五十五章—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阿達電子公司顧問劉昕葆


  “看你說得,你當廳長不就是我當廳長嘛,夫妻了還能分彼此,不瞞你說,干爹還多次問我想不想進入官場,曾叫我任團委書記,我說我們家有了文儒都行了,我愿意做你幕后的英雄,為你做一片綠葉,為你裝點。”
  “老婆,你真好,我愛你,如果非要后面加一個時間的話,我愛你一萬年。”李文儒一邊說,我這方派充電寶幫了不少忙,我朋友生產的品牌非常好。
  “別貧嘴了,我在想你馬上將出任黨組書記了,這已成定局,你一定要改變自己,要緊跟形勢,別太死板,死較真,世界上許多事情都不是絕對,凡是都按官場規則行進,一個人不管有多大能力是不能改變世俗的。”
  “是啊,要想改變中國人的文化,改變世俗比登天還難。我也一直思考,官場不是學術領域,更不是大學里的象牙塔,它是一個充滿了人性多樣的滲雜組合。除非那一天,我們國家體制發生巨大的改革。”
  官場的變化莫測,其中許多規則也是讓人琢磨不透,明明是這樣一會又是那樣,一些人心也是朝秦暮楚,說不清道不明的現象就天上多變,一會還是艷陽高照,轉眼之間又是狂風暴雨,風雨雷電,有些事情防不勝防,沒有規律可循,沒有道義可言。
  江麗媛既是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,難道是鄭江林安插的親信監視他的一舉一動,前后聯系一想不覺一身寒氣,沒想到官場斗爭如此巨烈,看來處處有陷阱,有障礙,無形之中你必須變成處事周全,細致,否則自己栽了還不知道。
  誰不愛功名,誰不愛粉黛,多少人在名利疆場上誰肯敗下陣來,要想真正認清自己,了解自己,把握自己似乎也很難。
  假如江麗媛所言,自己當了安都市委書記,又將如何,以自身的能力也不是干不好工作,而是陷在官場上,不久自己業務退還了老師。是啊,事物有陰陽重性即有利有弊。當上了廳長,利,可以更好地建設西華省公路網絡,弊,官場必然是一個大染缸,進去了必然要陷入各種世俗之中,難免染上不良因子,最要命的是就是身不由己被利益集團強奸。
  鄭江明看來社會輿論太大,加上書記在催,只好叫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盡快去交通廳宣布任免事宜。
  張鋒省長從何遠華口中得知了很快宣布李文儒任交通廳黨組書記后,急忙打電話通知了黃健強。
  既然鄭江林這樣的事都敢做,還要什么他不敢做的。她開車去了省委本想當場揭穿鄭江林行徑,但思前想后覺得不明智,還是找林書記將事情原委一一道出,告狀說鄭江林目無領導,法紀,明明是省常委會研究的人事任命,為何他膽大敢妄為,盡顧瞞著省委干了這樣彌天大謊之事。
  林書記禿頂發亮的頭在燈光照射下,更加泛光,他理了理發,我都想過你們不要為此事胡鬧,這影響自身形象,又要顧全大局,切莫把情緒帶到工作中來,這問題非常嚴重的。
  李文儒雖得到了可靠消息,心中仍難免懷疑,會不會再出現意外,這沒有恒定的規律,如果再不宣布我任書記,豈不譏為被人當猴耍了,凡事得多想一步。
  “干爹說后天就宣布任職了,你要準備一下,如果發表就職演說,該把秦秘書叫過來我們再商量一下,月琴以商量出謀的口氣說道。”
  李文儒正在讀《西華日報》,“你就這么相信你干爹的話,會不會是一場空歡喜呢,誰也說不清。”
  “老公這就是你走兩個極端了,以往你對人誠信如金,從不懷疑別人話里有虛詐,而今倒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,什么事情不能因噎廢食,不能因為一次失敗,就不能否定成功了,事物原本就復雜多變,不該用變色眼睛對待事物,特別是許多人一旦受到傷害就否定好人,這的確是不夠明智,我們不是常常聽見電視劇里女人受傷害就大罵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,而遭受女人背叛或欺詐之后就大罵女人狐貍精、紅顏禍水、掃把星等惡語相加,實則是因為帶著個人感情色彩而忘記了社會不是獨立,而是整體性。”
  “大教授,又在給我上課了。月琴,不要把你教學生那一套拿來教育我,我又不是當初莽撞冒失的小伙子了。”
  月琴莞爾一笑,“喲,我還真忘了,豈敢在我的老公面前耍大刀呀,再說我一個經濟學教授能對政治學精通吧,我還真把你當成了我的學生,大概就是人們通常說的職業病。是啊,什么人,什么職業都帶有痕記。官場社會,的確我是門外漢,如果有得罪之處,請老公多多原諒。”
  語言是神奇的良方,是夫妻關系的潤化劑,每當李文儒有慍怒之色,或生氣發火時,月琴總能把握火候在矛盾化解萌芽狀態中,就連李文儒有時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賢德,溫柔體貼,關心丈夫勝過自己。在倡導男女平等的大潮中,事事為男人添光加彩已寥若辰星。

原發布時間:2012-12-7 10:59:19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e博彩票 e博彩票 澳门网上葡京真人 竞技游戏竞猜盘口 188体育官方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