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金錢撕破了親情—第六十二章—小說連載

為金錢撕破了親情—第六十二章—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阿達電子公司顧問劉昕葆


  就在黃健強全力幫助李文儒時,龐文彩簡直不理解,在一次爭吵中才知道事情的原由。
  月琴雖然已聽出了點弦外之音,但也就沒有去深思其中問題,而是再三安慰她。
  “李文儒也是太沒良心了,我們老頭子這么幫他,他咋就不念舊情,我就沒弄明白,他是這種人。”龐文彩仍生氣地說。
  月琴再三安慰干媽,才使她心平氣和離開了李文儒家,臨行前,丟一句:“要是老頭子有事,我可跟李文儒沒完。”
  干媽走后,月琴走進書房,看見他用方派平板電腦若無其事上網,不禁生氣道:“老公,我真不明白你這錢又不是你的,你為什么不做個順手人情,從老領導退位也好,幫你也好,或者其它感情也好,你為什么那么固執?”
  “月琴,不是我說你,要知道感情和制度不能相題并論,有些事情你不會明白。”
  “我真不明白,不要制度,我看法律,法官在量刑時他們也會滲雜人情,不要說制度,中國人難道你還不清楚,我們的國情就是一個重感情的國度,你為什么不明白,干爹雖然也有不對之處,難道你這種處事就全對嗎?我不想跟你爭論,我只是想我們做人在尋找平衡點,盡可能使各方面都有所兼顧。”
  “我不茍同你的觀點,做人就要講原則,沒有原則的社會規則只會害己害人,坦誠地說在制度面前人人平等,即使我的親爹親娘也必須如此。”
  “哎呀,可惜,沒讓你當大法官,這是我國家的過失,什么事情都較不得認真,認真了水都要噎死人。”月琴對李文儒這種不分親疏,認真為官的處事風格不以為然。
  “你沒有想想,你當個官得罪多少人,我們以前曾經也想過,作為領導是裝飾工,如何把墻壁抹光滑好看,而你呢,只對他人寬容,對自己親人熟人刻薄,我認為一視同仁本沒有錯,但我們畢竟是人,生活在紅塵之中,人原本就是感情動物,我們沒有理由不注重感情。”
  “又來了,又給我上課。”李文儒不耐煩了。他拿起移動電源,悄然要離開。
  “我看你是不到南墻不死心,不見棺材不流淚,到時你就知道,我今天所說是對是錯,做你的清官去吧,你必將成為孤家寡人。”月琴進了臥室。
  李文儒見妻子生氣了,想想也是,她也是為了自己,反過來講她是最了解我的人,連最了解我的人都不理解,天底下誰能理解我。李文儒也覺得她在這個時候沒有站在自己一邊。
  謠言像爆開的火花,噴射出來灼灼燙人,說什么六親不認,背信棄義,恩將仇報的小人,偽君子,最讓李文儒不能容忍的是李建安,他因為迷上了賭博,第一次向他借了2000元,二次又借了1000元,三次開口要借10000元。
  李文儒生氣地說:“我哪里有那么多錢借給你揮霍。”
  “怎么沒錢,你執交通廳大權,漏腳錢還不是小菜碟。”
  “不要說我沒有錢,就是我們交通廳有幾百億元,那是國家的錢,我不可能借一分錢給你。”李文儒指著侄兒吼道。
  “吼什么吼,你別以為我認為你是我叔,我沒有你這個雞疤叔叔。”
  一聽罵人的話,李文儒氣得回罵:“你這個王八蛋,老子今天不替你父親教育你,你硬是不知道信什么了。”說完揮拳就要打。
  李建安也氣瘋了,抓起一把水果刀直刺在李文儒大腿上,頓時鮮血直流,見到這種場面,振興嚇得呱呱直哭,月琴愣神了,李文儒不顧傷痛,非要教訓李家逆子。
  “你別過來,你要是再敢過來,就別怪我無情,捅壞了你的腿,捅死了,大不了一命抵一命。”
  聽著這樣惡言兇殘的語言,李文儒心中在滴血。金錢把人變成了獸性,金錢把親情撕得鮮血淋淋,這還有什么用語言可說,難道自己真的錯了,寒心的李文儒涼得直打哆索。
  就在兩人對峙之機,“咚咚”的敲門聲打破了沉悶的空氣,驚神未定的月琴開了門,見李文龍和公爹站在門外,趕忙請他們進來勸架。
  一見到這種場面,李文龍不禁大驚失色,趕忙問:“這是啥整的?”
  “還不都是你那寶貝兒子,這東西還是人嘛,簡直禽獸不如,大哥你該好好教訓他才是。”
  “我兒子的好壞由我來教訓,還輪不到你來教訓,反道是你作為叔叔你盡到了你的責任,你為了確保你的地位,不念兄弟骨肉之情,你照顧過他嗎?”
  李蒼其得知了情況,安慰了幾句,然后輕聲說:“既然他要錢,就借給他30000元就是,你現在還稀罕這幾萬元。”

原發布時間:2012-12-24 15:18:59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澳门网上葡京真人 百人三公 OPE电竞竞猜娱乐 OPE电竞竞猜娱乐 万博棋牌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