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非只為多開口–一百零二章–小說連載

是非只為多開口–一百零二章–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第一百二章是非只為多開口
   事后聽說李文儒與吳海商量,動用了高音喇叭,反復講你們反映的問題我們盡快查辦,但是你們聚眾堵塞交通違法,于情于理都說不通,再說我們今天進山里來就是為了修公路,安電話、電視的。你們把政府的好心當作驢肝肺呢,在李文儒勸說下,村民們在陸續散去。
   這個典型突出個人,表現自己,邀功請賞的家伙,自不量力,硬是讓他出盡了風頭,他的好心被看成出風頭,不給他點顏色看看,他分不出五陰六陽了。
   李文儒從山里回來不久被張鋒說成,挪用財政廳的交通款,決定讓李文儒停職檢查。
   李文儒馬上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明明工作好好的,又沒違規違紀,而且省審計局的審計報告也沒有查出什么違規資金。
   晚上,妻子章月琴針對丈夫被停職檢查展開措詞嚴厲的攻勢,“我早就跟你說過江湖險惡,人情淡薄,行事謹慎,遇事冷靜,不說,少說,不然會惹禍事,做官要避免矛盾升級,你不聽,出問題了。”
   “他憑什么叫我停職檢查?”李文儒取下方派移動電源不解地問。
   “憑什么,要說停你的職,撤你的職,理由可以很多,你不會不知道莫須有那個典故吧,有些事情完全可以避免,你總是由著性子,官場規則,你始終要明白,不要隨便錯位,更不要出風頭,有些問題事實明顯擺著,但客觀上不容許我們這樣做,尤其涉及領導面子的事,弄不好,就會給你小鞋穿,讓你難受。”
    “我反而解圍,協助幫他,沒想到一番好意就變成了我別有陰謀,個人主義。”
   章月琴改變了口氣,吃了口熱菜,“老公,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我想象那么單純,社會千絲萬縷,錯綜復雜,如果不步步為營,處處小心,就要栽跟頭,落入陷阱,千萬不可不防。”
   受了夫人的責備,李文儒也覺得委屈,這世道咋這樣,到底該怎么做?書生意氣行不通,得改。道理其實也不是不明白,怎么一時糊涂,一時清楚,不能善始善終的堅持想好每一個環節。
   “我看還是由我出面去找干爹在省長面前說說情,把問題來龍去脈澄清,買點禮品過去,順便看看他和干媽。”
   李文儒正要阻止她,想她的確一番好意,也就未加阻攔。“平時我都勸你,要注意節約點,不是那個人不借錢吧,你是有錢必借,有難必幫,可現在,我想花上2000元買點禮品都成了問題,話又說回來你這個交通廳長當得也夠酸。”
   “你不是要把我往監獄推,你不是講金錢生之有道,我可不干違法亂紀的事。”李文儒非常強硬態度說著。
   “我沒叫你干違法亂紀的事,但是我們總不能生活在真空啊。有些問題何必處得那么呆板,本來完全可以打個擦邊球,為何不做呢?”
   “你跟我講唯錢論。”李文儒心里很高興的回應道。
   “拿錢來吧。”章月琴很平靜地說。
   “沒錢就無法辦事了,一辦事就要錢嗎?”
   “的確不錯,辦事都要花錢,誰都希望有錢,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。”
   李文儒想了想也倒是,每走一步沒錢什么都辦不成,沒錢,沒地位,人家看不起,今天下午,廳里一些人平時都點頭哈腰,當停職檢查一宣布,好像這些人都理直氣壯,腰桿硬撐撐的。說話的聲音語氣似乎都發生了巨大變化,這人情也太冷漠,太現實了。
   章月琴只好找同事借了幾千塊錢買了些東西,匆匆趕到黃健強家里,龐彩鳳見了月琴提了大包小包東西滿臉歡喜道:“都是一家人干嘛客氣,有事來玩嘛,何必拿東西的。”
   “干媽,小意思了,看望干爹干媽,也是我們一家的一點心愿。”
   黃健強聽到月琴聲音,從書屋里走出來:“月琴,你來了,是為文儒的事來的吧。”老頭子開門見山地問道。
   “不愧是官場老手了,喲,您消息靈通呢,不是說秀才不出門,能知天下事。月琴心理說著“。
   “我雖然閑居在家,并不等于我真的不管關心身邊事,這個文儒也是,別人都巴結張省長都來不及,他可好,一次又一次得罪他,能不出事嗎?哪個人沒有虛榮心,特別像張鋒這樣級別的官,面子比命都看得重,你得罪了他,他沒整你,已經是仁至義盡,要給你找點麻煩,跟檢察長打個招呼,說你犯了什么事不就把你抓起來了,要說人沒事也確沒事,一旦認真起來,找點事情還容易嗎,尤其是在官場,官大的要弄個人還不是比較簡單的事情嘛。”
   賈治國跟老領導把李文儒的所作所為全部告訴了老廳長,黃健強下午聽說之后,準備前去拜見張鋒,被他婉言謝絕,并且還惡聲聲地罵他,推薦的什么人,是不是急于想做我這個位置,說得黃健強目瞪口呆,看來這回真的生氣了,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,只好在電話里幫他說好話,打圓場,并且盡力解釋。
   但所有的勸說都是白勞,張鋒氣得連黃健強的賬都不買,并說你這樣偏護他,他又不是你兒子。

原發布時間:2013-6-4 16:19:34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兴发老虎机 澳门网上葡京真人 竞技竞猜下注 棋乐游APP 真人葡京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