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外情也如此浪漫—第八十八章—小說連載

婚外情也如此浪漫—第八十八章—小說連載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


  ——-阿達電子公司顧問劉昕葆


  


“這不是天方夜譚,林書記是你舅舅,我怎么從來沒有聽你談起過。”
  “說實話,開始為了接近的確不完全是為了愛你,有一部分是幫我舅舅的忙,希望能網絡一幫人才,你也知道這作官沒有裙帶關系,底下沒有一幫人撐起,就像一朵再美再亮麗的鮮花,如果沒有綠葉陪衫,顯得多么孤單、寂寞,缺少生機。”
  “這一點,我當了幾年官,的確沒有一幫人抬轎,敲邊鼓,形只影單的確獨木難支,有了一批得力人才在身邊可以說得心應手,風聲水起。”
  “我之所以把這些驚天大秘密告訴你,不是你經常說女人一旦戀愛智商等于零,我為了愛寧愿做傻女人,這種飛蛾撲火的愛,是沒有滲雜任何功利的愛。”江麗嬡說得真切。
  一席長談,把李文儒感動得心潮澎湃,激情萬千,他把江麗媛一把摟過來,緊緊擁抱著她,輕輕吻著她的唇。
  “其實你用不著對我這么好,為了我你沒有必要付出太多,你的青春,你的明天,你的幸福,為何非要維系在我身上,天涯何處無芳草。”李文儒憐惜地說。
  “我已經沒有了明天,我的青春已經在你身上綻放,我無怨無悔,真的我已經很幸福了,何必舍近求遠,人的幸福,也并不是有個框架,有什么指標,只要自己感覺幸福了就幸福,所以,我已經擁有了你,感覺幸福了。”這是她的心理話,何況男人也不好找,江麗嬡心中的男人形像,就是李文儒。
  “好像你有些事瞞著我,說些什么傷感情的話,你要是尋找到了自己的幸福,我是斷然不會為難你。”李文儒其實也不想傷害這樣的女人。
  “哪里話,到時候你就知道,恕你原諒,我暫時還不能把我的事告訴你,不過如果我真有離開你那么一天,請你不要悲哀,你一定要祝福我。”江麗嬡說得又凄美。
  李文儒始終感覺一種欲說還休的話題,欲斬不斷的情懷,欲蓋迷霧重重,反倒迷迷糊糊隱隱覺得一種不祥的預感似乎在他心中劃過,他定了定神,不可能,怎么會!
  不知是生離死別的信息化成倍加珍惜的激情,還是情感的閘門被打開了,李文儒把江麗媛抱倒在沙發上,兩人激情迸發,似乎要把她吞進肚里,擁有她的全部。
  風停云住了,彩虹滿天,淡淡的黃色的燈影在天花板上如同一張張燦爛的臉。
  江麗媛起身理理長發,收拾整理了一番,然后拿著李文儒到洗漱間梳理了一番出來,她摁響了房鈴,一位身穿綠色旗袍的小姐進來了。
  “小姐,可以上菜了嗎?”江麗媛點點頭。她觸摸了方派智能開關的燈。
  一會 ,三四個服務小姐端上了四個精美的小盤子,望著精美的食品,李文儒才覺得肚子餓了。
  “弄這么多菜,我們兩人怎么能吃得了,我浪費。”
  “人生苦短,我信奉的花須堪搞直須搞,莫待無花空摘枝。我并不是像有人醉生夢死,消極墮落,及時行樂,我們應該追求生活品位、情趣,以往我也許同你一樣,對生活已經麻木,是工作機器,最近我才悟出了擁有身體健康,就擁有了一切,生命不在于長短,而在于生活的質量。
  江麗媛這些話在李文儒聽來,總覺怪怪的,他雖然不能完全明白她的隱含,但一種淡淡幽傷卻從他心底緩緩升起,既然她不想告訴我,一切就隨緣吧。
  “多吃點。”江麗媛一邊看著李文儒吃得津津有味,一副幸福滿足感的神態沉醉其間,她仿佛成了在家的女主人,看著自己男人吃得香甜可口,有一種天倫之樂涌上她的心頭。
  “你怎么不吃?”李文儒斜瞟她一眼,看著她呆呆望著自己發神,他夾了一塊紅油雞片放進她嘴里。
  幸福感動的淚水溢滿江麗媛的眼睛,她轉過身去悄悄擦掉淚水。
  “你怎么哭了?”李文儒心里軟軟地問道。
  “什么哭了,我是幸福的淚水。”江麗媛嬌嗔的捏了李文儒大腿笑道。
  在江麗媛眼里,他們是一對純情男女在談情說愛,此時此刻與心愛的人在一起,誰說不是人間的幸福時光,沒有了成年人的世故,也沒有商場欺詐,沒有了官場你爭我奪,沒有了情場上爭風吃醋,一切都顯得和諧美滿。
  天上彩虹早已經消失了,乳白色的霧煙薄薄飄緲在賓館山間,輕飄飄的霧靄,把青草點綴得詩情畫意,山頂上若隱若現的鴿子在天邊飛舞著,它飛向天邊,還是飛向家園,無人知曉,那奮飛的身影在開幕下畫成一道道白色精靈的音符,叩響心中天堂的圣歌,江麗媛拉著李文儒的手,透過玻璃窗,眼前呈現了另一番景色。
  “白云終有盡,落花落水東去也,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,人間沒有永恒生命。所謂那些山盟海誓,地老天荒,海枯石爛,愛你一萬年的這些經典言辭,完全人們杜撰出來自欺欺人的把戲,我始終認為愛情不在乎天長地久,只在乎曾經擁有”。
  江麗媛的一番感慨,牽動著李文儒的心,心中酸酸澀澀,甜甜酸酸,苦苦辣辣一齊涌上心頭。

原發布時間:2013-4-17 14:38:00

版權所有:http://www.xiayibayou.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
186 6539 5611 發送短信
牛牛看牌抢庄 澳门皇冠赌场网上投注 伟德足球 博乐彩票开奖 OPE电竞竞猜娱乐